亚洲骑行见闻(十五) | 永远的王都撒马尔罕

本文内容由不死骑微信公众号自动同步至此。

走私请加微信BOSKEYCYCLE

亚洲骑行见闻(十五)

永远的王都撒马尔罕


关于作者——姜野


2015年4月-6月,姜野完成了东南亚骑行,从那时起他冒出了一个想法——用自行车骑遍亚洲。2016年姜野再次出发,经过蒙古国后进入俄罗斯,之后计划穿过哈萨克后继续骑行吉尔吉斯、乌兹别克、土库曼、伊朗、亚美尼亚、格鲁吉亚、约旦、印度和尼泊尔,预计于2017年春节前后回国。这次姜野选择的是不死骑Wanderer旅行车,长途驮包由沃德赞助。姜野完成此次骑行后将成为不死骑单人单次途径最多亚洲国家的车友。


新浪微博 @姜野为热爱而生



永远的王都撒马尔罕


2016年9月18日下午两点半我到达撒马尔罕。关于这座城市的故事说也说不完,我来之前从纪录片和一些历史资料里做过一些了解。




此前对撒马尔罕这样的城市了解甚少,只知道它是丝绸之路上的一座重要枢纽,就像镶嵌在”丝路”这条项链上的一颗不可多得的精美宝石一样。东西往来的商旅络绎不绝,城市人口众多,是中亚地区的一个经济,文化,政治,宗教中心,仅此而已。



善于经商的粟特人把撒马尔罕建造成一座美轮美奂的都城。公元前4世纪,当亚历山大攻占该城时不禁赞叹:“我所听说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只是撒马尔罕要比我想象中更为壮观。”



作为丝绸之路上重要的枢纽城市,撒马尔罕连接着波斯帝国、印度和中国这三大帝国,但也饱受了战火的蹂躏。1219年,撒马尔罕是花拉子模帝国的新都和文化中心,此后被成吉思汗的蒙古铁骑攻陷,遭受了灭顶之灾,撒马尔罕被夷为平地。



现在人们所看到的城内大多数建筑,则是由后来的帖木尔大帝敕令修建。随着帖木尔帝国的兴起,他的大军横扫波斯、印度、高加索、阿塞拜疆和蒙古。他发誓要让撒马尔罕成为亚洲之都。因此他把从亚洲各地劫掠来的珍宝堆积在撒马尔罕,把各地的能工巧匠带到撒马尔罕,在城里修建起最辉煌的宫殿和清真寺。并在建筑上写下这样的一段话”如果有谁质疑我们的力量的话,那就让他看看我们的建筑吧。”

带着对这些故事的想象和了解我来到了撒马尔罕,记得半年前看过的日本NHK电视台拍摄的纪录片<丝绸之路>,里面详细介绍了撒马尔罕的前世今生,也正是从那时起我对这座城有了浓厚的兴趣,今日能亲眼所见,实再兴奋。


撒马尔罕不是很大,徒步游览即可,我首先朝市中心最著名的建筑群走去。这是一组以宗教建筑组成的建筑群,名为列基斯坦神学院。建于公元15-17世纪。建筑群由三座神学院组成:左侧为兀鲁伯神学院,正面为提拉-卡里神学院,右侧为希尔-达尔神学院。这三座建筑高大壮观、气势宏伟,内有金碧辉煌的清真寺。



兀鲁伯神学院的正门和彩色的穹顶是用各种色彩的陶瓷装饰,光彩夺目,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这些神学院是中世纪为培养穆斯林神职人员的学府。其中兀鲁伯神学院是15世纪最好的穆斯林学府之一。据说,兀鲁伯曾亲自在此授课。三座神学院建于不同时代,但风格组合相当和谐,是中世纪中亚建筑的杰作,至今仍然屹立于撒马尔罕。



世界各地游客在三座神学院往来穿梭,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抬头仰望高大的穹顶和高耸的宣礼塔,无不啧啧称赞。站在宣礼塔顶部,可以俯瞰整个撒马尔罕。



希尔-达尔神学院正面高处的图腾令人称奇,它是由两个老虎和两个人脸图案对称排列组成,在伊斯兰教中,禁止以一切人像作为图腾膜拜,所以它的出现应该算是世界上所有伊斯兰建筑或是所有清真寺中独一无二的吧!



围绕着列基斯坦神学院分布的区域为低层传统居民区,这一基本格局较为完整地保持至

今。居民区的民居和布局同新疆喀什葛尔老城很接近,但因为时过境迁,很多老宅子都已经翻新过了,撒马尔罕老城的居民世代沿袭的土坯结构房屋被空心砖和水泥等现代建筑材料所代替,这样使得房屋更加牢固和舒适,但也失去了它的历史感和美感。



在列基斯坦神学院的西南端有一处举世闻名的陵墓-古尔-艾米尔陵墓 。它是帖木尔及其后嗣的陵墓,建于15世纪。陵墓的灵堂中有9个象征性的石墓冢,真正盛放遗体的棺木深埋在地下。陵墓中分别安葬着帖木尔、帖木尔的两个儿子、两个孙子(其中一个是兀鲁伯)、兀鲁伯的两个儿子、兀鲁伯的宗教老师以及一个未查明姓氏者。



关于这里有一个真实的故事。帖木尔死后,他的墓上写着:谁掘我的墓,谁就遭殃。然而1941年6月8日苏联考古学家无视帖木尔的诅咒,挖掘了帖木尔的墓,两周后希特勒就开始进攻了苏联。不过,那一次对墓葬的发掘证实了关于帖木尔面部特征的历史记载,以及所葬其它帖木尔家族成员身份的真实性。



撒马尔罕东北角还有一处更为庞大的陵墓群,它叫”沙赫静达”陵墓。沙赫静达陵墓建于14世纪和15世纪,由13座陵墓和一座清真寺组成。”沙赫静达”意为”永生之王”,是撒马尔罕的执政者及其家属的坟墓。建筑的基调为高贵的青色,以绚丽夺目的彩色陶瓷贴面作为装饰。其中最主要的一座是伊斯兰教创建人穆罕默德的堂弟库萨姆之墓。帖木尔大帝的妻子和侄女也葬在这里。这里游人较多,年迈的老人三五成群,拄着拐杖,蹒跚前行。许多老人头顶花帽,蓄着白胡须,身着长袍,而妇女们则是裹着头巾,一身五颜六色的连衣裙,松垮且长度盖过膝盖至脚踝。仿佛时间重回一千多年前..……



无论是撒马尔罕的建筑还是世代生活在这里的人,无不向远方的来客诉说着过去的荣耀与辉煌,这座城市见证了一个王朝的陨落同样也见证过另一个王朝的兴起。关于它的故事说也说不完。



我在撒马尔罕居住的hotel里有过这样一段小插曲,这间hotel在列基斯坦神学院后方的巷子里,来到hotel后我打听了价格,前台告诉我住两天的价格是50美金,我随即追问40美金可否,于是前台打电话给老板。老板说我是中国人,而且是骑车来乌兹别克斯坦,就爽快的给我35美金的价格。但他有一个请求,就是希望占用我一点时间来接受他的旅游公司的采访,我欣然接受。心想:只要可以省点钱,帮个忙又何妨,何况这也不是什么苦差事。于是我们相约在晚上七点钟在hotel见面。



来采访我的是两个公司员工,其中一个会讲中文,名叫李广厦,他在撒马尔罕的孔子学院学习中文。他热爱中国传统文化,并希望可以到中国游学。另外一个负责拍摄,我们三个人在hotel的院子里忙活着,我和李广厦坐在卧榻上,hotel的前台人员端来了水果和点心还有茶,我们边吃边聊。


李广厦事先准备了一些问题,关于我为什么来乌兹别克斯坦,对乌兹别克斯坦有何了解之类的问题。看得出他们是想通过我这样的一个真实案例来宣传自己的公司和自己的国家,我也实事求是的讲了我对乌兹别克斯坦的喜爱和对中乌美好未来的憧憬。



采访结束后李广厦邀请我去他家里吃晚饭,我愉快的答应了。李广厦的家在老城的东侧,家里只有妈妈和一个弟弟还有一个妹妹。他的父亲不在家,而是在布哈拉工作。李广厦的母亲亲手为我们准备了丰盛的晚餐。有主食,有鸡肉,有薯条,还有葡萄和点心,我吃的很饱。他们家的电视还可以收到cctv4,电视机里传来了熟悉的汉语,这让我感到很亲切。我曾这样想过:我是来自东方的中国,同千百年前的张骞,玄奘一样,不远万里来到中亚,他们是否也曾和我一样与中亚异国的人们坐在一起,饮茶畅聊呢,又是否在此受到了当地人们的热情款待呢……


撒马尔罕,这是一个不朽的名字。它不仅仅是一座城,而是丝绸之路上各国人民永远的文化瑰宝和艺术宝藏,它将永远的存于我们的记忆里,也将永远的藏在我的内心深处。





更多联系方式

QQ:2502086364

QQ群:207797173

微信:boskeycycle

微博:@BOSKEY不死骑

邮箱:info@boskeycycle.com

FB:www.facebook.com/BoskeyCycle

淘宝:boskey.taobao.com

死骑官方淘宝店

复制下方淘口令,打开淘宝APP查看

¥AAdxAbBM¥

拜拜2016特别套餐

复制下方淘口令,打开淘宝APP查看

¥W26HUkw1uM¥


boskey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