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聪的澳洲骑行(三) | 世界上最孤独的公路

本文内容由不死骑微信公众号自动同步至此。

走私请加微信BOSKEYCYCLE


小聪的澳洲骑行(三)


关于作者——小聪


2015年的初夏,工作室来了一位帅气的小伙子,本身就是骑行爱好者的小聪想为自己的澳洲骑行之旅选择一款新潮实用的自行车。最后经过权衡,选择了不死骑经典款——overlander,并且定制了自己喜爱的纯白色。正像这款车的名字,小聪跨越大陆海洋,到达澳洲,开启了他打工旅行的生活。



【编者按】上一篇中小聪给我们带来了世界上最孤独的城市——澳大利亚的珀斯,主要是因为从珀斯去到任何一个临近的主要城市都需要坐飞机3、4个小时的时间,例如东部的悉尼或者墨尔本。如果陆路的话,南下到阿德莱德是3000多公里几乎无人的区域,北上到达尔文是更加空旷原始的4000多公里。另外补充一点,珀斯跟北京零时差。所以从珀斯出发,不管去哪个方向都会注定与世界上最孤独的公路结缘,而在艾尔公路上还有一点澳洲最笔直(也是世界上十大笔直公路)的路段,一个拐弯都没有,只有一条笔直笔直柏油路笔直向前。




世界上最孤独的公路

前言

10月初完成了从珀斯到奥巴尼的澳大利亚1号公路西南澳部分,之后便在这里过了一个月时间的背包客栈义工生活。具体细节在此不表。奥巴尼,极妙的地方,这段日子看过了太多太多惊艳的海滩。


10月底左右,随着天气回暖,陆续住过来不少也是从珀斯骑车到这边的朋友。可见这是一条西澳精华骑行线路。其中很有幸认识了长我20岁的英国大叔Jason。同是爱自由的天秤座,性格随和很好相处,我俩一拍即合,准备骑车去南澳。想法是从西澳的海边小镇Esperance出发到南澳的首府阿德莱德。这段路共计2182km,其中1200公里走艾尔公路穿越空荒原始的纳拉伯。当然只是非常粗线条的计划,实际路上每天会怎么弄我也不清楚。


本打算只骑骑东海岸,然后不小心就骑了个西南澳,现在又不小心想从西澳骑去南澳了。没有行程就是最好的行程吧。(最终又从南澳骑到了墨尔本,总计4100公里完成西海岸到东海岸的横跨澳大利亚。不过目前为止倒是还完全没骑东海岸)


说来倒是有那么一点像黑泽明电影「用心棒」的片头段落。日本武侠剧中的江湖浪人,走到前方岔路口,捡一木棍随手一扔,便朝所指方向大步潇洒而去。当然故事讲的是他来到黑暗小镇,凭一己之力将两大黑帮铲除还当地百姓安宁平静。这里说的不是他无心插柳的成就,而是没有计划,没有目标,不纠前途,四海为家的洒脱气质。


能想到流浪,多少还是要有些机缘。自小受国产电视剧潜移默化熏陶,除了还珠格格西游记,剩下印象最深刻便是金庸武侠片。故事中主人翁,仗一马一剑行走天涯。而现今版本的我,凭一车一琴远走高飞。大爱台湾人叫单车[铁马]。单车可谓现代社会的马,带旅人无止境遨游天涯海角。


d0 2016/11/10

Esperance

Jason早我几天先去Esperance,我随后于11月9号到yha青旅与他汇合。第二天清早沿海骑行50公里作为出发前的热身,当天的天气很英国,骑车很舒服。可能是在西澳看的最后那片海,还有现在一点都不粉的粉湖。


下午去Woolworths超市采购,然后回到青旅做出发前最后的准备。多少有点担忧如何在已然过载的单车上再合理布局放置所有的干粮和水。不过这是对空荒沙漠最起码的尊重。在路上有时候气温甚至达到40度以上,所以还需要带出更多的预备量以防万一。


我和Jason明天一早6点出发去Norseman,这需要两天的时间并且中途没有补给。然后迎接穿越澳洲最荒凉的公路,艾尔公路Erye Hwy。进入纳拉伯 (Nullabor 拉丁语没有树的意思),把自己丢到土澳内陆的荒野境地,玩玩空旷。预计一千多公里骑车两周左右的时间可以到达下个小镇:南澳的Ceduna,回归现代文明环境。


d1 2016/11/11

Esperance-Salmon Gums 

130km

11月11日,如计划5点起床准备出发。先是听了一个多小时屋外的倾盆大雨,等它停下来或小一些再走。刚刚7点,发现马路对面海上的两只海豚尾鳍。听说珀斯的天鹅河,奥巴尼的emu point都可以看到,只是我在的时间并没有那么好运。兴奋的冲过马路,看着大海中的海豚向海边游近。这算是送给我的开场礼物吗。


显然我的单车太重了,之前西澳骑车的时候算上单车的重量就要差不多80公斤。其中很多衣物,书纸,还有乐器跟骑车完全没有关系。这次上路又增加了10公斤的干粮和10升以上的水,甚至最多背过20升。刚骑上去,摇摇晃晃很难保持平衡。


土澳水草丰沃,牛羊成群,春夏天一热,路上的苍蝇简直多到爆炸。是你不经历过完全不能理解的多,另一个次元的多。而且非常之粘人,贴着脸转压根儿哄不走。要不就是在包上衣服上搭几十公里的顺风车。


今天的计划是骑到距离Norseman 50公里左右的位置或更远一点,然后找地方扎野营。开始骑车不久大雨又下了起来,被淋的全身湿透,同时一整天都在持续的刮风。大约120公里我们找到了合适的地方然后在此扎营过夜。因为是第一次露营,看到满地全是蚂蚁洞和成千上万的蚂蚁爬来爬去还是有点不适应。后来一路扎营发现,土澳哪儿哪儿全都是蚂蚁。怪不得纪录片中会讲,蚂蚁才是这片土地真正的主人。第一天的睡觉质量也绝对算不上好,慢慢找感觉吧。


另外一提,从小生长在国内城市环境下,并没有培养户外(outdoor)生活这样的兴趣习惯。台湾海南环岛也都是住民宿青旅背包客栈。当告知国内的朋友要骑车露营穿越一段几乎无人的区域,身边都是非常友善的提醒要格外注意安全,别去玩命嘬死。而在离开背包客栈告诉老板Daniel我之前还没有过露营经历,他非常兴奋的对我说,你一定会被纳拉伯平原夜晚的星空彻底震撼。别忘了拿出你的小提琴,搭配美妙的音乐简直太浪漫啦。


d2 2016/11/12

Salmon Gums-Fraser Range 

156km

5点左右起床,煮燕麦来吃然后整理行李,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全部弄好出发。


第二天的时间,身体和精神都开始慢慢的适应这种在路上的生活状态。今天的公路是一条笔直的平滑线条。澳大利亚和美国这样粗矿辽阔的国家,有很多此类一成不变的单调公路。假如不是看路牌,或者码表的公里数,就像电子游戏里开车的感觉,永远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仿佛进入了一个概念的公路世界。


今天一早很暖和,也没有风。在午餐的时间顺利抵达了Norseman。昔日的金矿小镇,修路到这里也是用来进村运输金子。作为之后1000来公里路上的最后一个小镇,我们去iga超市带足了食物和水。原本打算在此过夜,不过决定下午再骑个70公里。中饭过后1点出发,接着开始一路向东。


下午并不轻松也非常的热,即使这样的气温跟往年比较还算说的过去。我们前进的速度很慢,随着时间的流逝天空也渐渐暗了下来。我跟Jason都不喜欢晚上骑车。6点出头,几乎天黑时间可算停下来露营,搭上帐篷生火做饭。没有太仔细检查但愿旁边没有蛇洞啥的。用土方法围着帐篷撒了圈尿,也不知道是否有用。白天充电宝充满了电,回屋上炕玩手机睡觉。156公里,筋疲力尽的一天。


d3 2016/11/13

Fraser Range-Balladonia 

121km

如网上日志所讲,每隔200公里左右就会有公路小屋(roadhouse)。关于其概念,字面意思就是公路旁的房子。有加油站,小旅馆,有简餐和饮料。人口不到10个,没有一只羊一匹马。在这种资源稀缺的偏僻荒野,公路小屋的价格自然极疼,但你也别犯傻去跟人讲价。在路上能省就省,有需要也该花就花。


今天的计划是到达Belladonia公路小屋,全程121公里中途在Frase Range短暂停留。


关于计划,其实就是昨天预设今天要到哪里,今天预设明天要到哪里,每天也会根据实际情况调整状态。不过艾尔公路穿越纳拉伯这一段还是很有意义这样做,来确保食物和水没有问题。至于出了这段荒凉的公路到Ceduna以后,每隔一百公里甚至三五十公里就会有小镇商店,完全可以没有进度,没有敦促,随遇而安,顺势而行,有时候连第二天要骑到哪里也不知道。


我们出发时没吃早餐,准备在25公里外的Fraser Range吃,一个公路旁小旅店类型的地方。这里的食物范围非常鼓舞人心。只是一二三天在荒野中这么快的时间,竟然已经开始对食物和水感到依恋。自助早餐10刀一人,有面包,烤面包机,咖啡,麦片,水果。工作人员还允许我们把水加满。非常感激,需知在干旱缺水的纳拉伯通常这是要额外收费的。


下午在逆风中缓慢向前,特别是最后一小时追逐着日落的余光在天黑的同时到达公路小屋。Balladonia作为穿越纳拉伯的第一站,各种车贴冰箱贴纪念品弄的跟川藏线似的。可惜这里厕所用的雨水需要过滤不能直饮。才来上班不久的英国女员工允许我们加了一些餐厅后厨的饮用水,不过这有可能会让她丢掉工作。我们 很感谢她,同时也再买了10升。


住宿在路边的集装箱小房子,像极了环青海湖在石乃亥住的地方。晚上厕所的洗澡水冰凉,我只是简单的擦了一下。之后回到餐厅坐下喝杯饮料,然后去睡觉。


接下来需要两天的时间180公里到达下一个公路小屋,同时天气会很热。


d4 2016/11/14

Balladonia-Baxter 

115km

5点起床开始装车(把行李驮包装到自行车上)。我们每个人都带了不少于16升的水,其中每天喝7升,做饭也需要用一些。这让我的单车变得更重也感觉并不太稳。


到餐厅快速吃早餐。当要出发时,我发现我的前胎扎胎了。不得不又卸下行李换内胎。晚出发40分钟可算上路了。


10公里后我们到了艾尔公路最著名路牌:90英里直道,澳大利亚最长直线公路。停下拍照并和恰巧路过的自驾车游客聊天。不得不承认骑车走这条路多少有点疯狂,不过还算在能力范围内可以去尝试吧。


又是不简单的一天。连续两天有限制的用水还是会让人感到一丝紧张不安。假如真的面临要渴死的境地,当然可以在路边招手求救大货车司机,但恐怕给你的水也未必足够。当天气炎热干燥时,心情上只想要咕嘟咕嘟大口喝掉全部的水。而此时此刻必须得忍住,还有明天,晚上烧饭和紧急情况的救命水。


下午4点左右我们找到了一个看上去适合露营的地方,其实就是路旁的一片空地。但还要两个半小时才日落而且这里完全没有遮阳的地方。不妨继续骑车,至少有风还可以凉快点。苍蝇也是在路上极大的问题。一旦停下来就会在几秒钟内不知从哪里冲来把你蜂蛹包围。小苍蝇聚集在脸旁极其扰人。而大苍蝇,也就是牛氓,会咬人吸血。


虽已有些疲劳,我俩还是准备再走二三十公里的路,去查询到的一个休息区露营。假如努力骑的话差不多两个小时。


一向如此,你越用力踩踏风也越用力的吹。但愿地图正确。天几乎已经黑的时间,才看见还有2公里到休息区的路牌。终于松了口气。今天太累了,搭上帐篷,连饭也懒得烧便直接倒头就睡。此时7点半。今天骑了120公里,明天只剩下60公里的距离。现在可以多喝些水了,路不算很远应该问题不大。


早上在加油站换胎碰上了位瑞士车友,他之前骑过欧洲美国,准备用5个月时间环澳。不幸第一天骑车就因为膝盖的原因停止了计划,只得租了房车旅行。他装备齐全,问我们假如需要什么随便拿去用。


上午一个警察开车路过,特意掉头回来提醒我们要小心注意交通安全,后天周三这里的温度会到达40度以上。


下午一辆公路火车看到我们在骑车,给了我们两瓶冰水解渴。接过饮料一口喝下去,身体超爽,心情超好。士气振奋精神滋养!


骑车的装备全副武装,后天的天气其实我也已经知道,不过还是非常感谢路人的关心。水每次上路更是备好2到3天10到15升,不过冰镇矿泉水跟冰冰红茶我就不客气啦哈哈。


李瑞出过本骑车的书,我没有看过,书名叫「只要在路上,全世界都会帮你」。我虽然去过的地方不多,但也充分感受到各地朋友的热情友善,无私帮助,很让我感动。


看骆驼在骑美国的微信公众号,记得有一句类似的话我也很喜欢,大约是「自己出来浪,凭什么全世界都要帮助你」。最基本的安全和保障还是要有,不然又何谈自由呢。


d5 2016/11/15

Baxter-Caiguna 

68km

昨天睡的还不错,只醒来一次。听到帐篷外有呼吸的声音,应该不是袋鼠,通过移动的声音判断感觉没有那么大只。不管它,接着睡觉。


一早起床,继续煮燕麦,然后出发。


袋鼠国的另一个名字叫烤焦国。今天是气温38度的炎炎烈日,尽量早出发减少正午骑车的时间是唯一能做的事情。


昨天开始路旁的植被一下子变矮,纳拉伯平原的风呼呼呼呼的吹。我们相互领骑破风让后面的人可以相对舒服点儿。重装骑车跟普通的骑车非常不同,真的就像在骑一辆坦克单车。


本希望可以中午12点前抵达公路小屋,实际上却过了一点才到。Caiguna是90英里笔直公路的尽头,完成了澳大利亚最长直线,跟东头的牌子再来张照片。


这里有条件可以住标间,连续骑车的第5天,终于洗上澡了。从浴室出来的那一刹那就像重获新生一般。在野外生存,微小的事物却巨有重大的意义,体会荒野体会孤独,也体会到一些生命中最核心本质的需求。其实我们需要的真心不多,只是想要的太多。冲完澡,洗衣服,然后去餐厅填饱肚子再回屋睡大觉。


明天恐怕是预期中最热的一天,将达到46度的极高温度。我们打算5点就出发,虽然只有60公里但很可能要骑6小时,因为顶头大逆风(headwind)。


d6 2016/11/16

Caiguna-Cocklebiddy 

67km

昨晚睡的很香,好歹是正儿八经在床上。4点多醒来最先注意到了屋外的风声,从窗户一瞥感觉今天绝非顺风的日子。


上路后,越骑风越大,不得不通过降低档速来维持单车的稳定。此时已经用到了最小的齿轮,依旧吃力挣扎着保持车身的平衡不摇摆。码表上的时速只有7,8公里每小时,这意味着要更久的时间才能到Cocklebiddy。土黄草短的纳拉伯平原完全没有遮风避雨的植物。46度的天气简直要被热化,一路也不会有任何停留地点或者阴凉处休息。没有选择唯有前行。


最后一小时彻底的精疲力尽。一上午时间已经喝掉了7升水并且压根儿不带上厕所的。水被晒的很热同时喝起来也并不太解渴。每次休息也就两分钟的时间,停下来只会感到更加炎热暴晒,同时炸裂的苍蝇也瞬间扑面而来。可能是人生中经历过最热的一天,就像在烤炉中,而热风对降温也半点帮助都没有。


今天可算充分感受大自然的巨力。继续头顶着46度的太阳和无敌的逆风龟速移动。崩溃边缘,终于在7个半小时后到达Cocklebiddy。每人总共干掉了9升的水。先坐下喝杯冰镇可乐降温,然后再说登记住店进屋冲澡。在正常情况下,公路小屋的房间是令人失望的,但对于我俩却像是天堂。搓澡,洗衣服,充电,装水,一整套标准流程动作。貌似今天倒没太关心饥饿的事儿,大约主要是因为脱水吧。不过马上去吃东西,高热量垃圾食品。


明天92公里假如是如此逆风,估计需要超过10个小时的时间,不过至少气温会下降到27度这点还不坏。


今天刚上路不久,还穿越了时区,要把时间向前调45分钟。艾尔公路共跨越三个时区,西澳,南澳,还有从Cocklebiddy开始的中间部分。


保持乐观开朗的心情是相当重要的修行。这样的旅程,精神上的挑战甚至要超越物质因素。在路上体会到了不少,但并不会希望之后还有很多像今天这样的日子。


d7 2016/11/17

Cocklebiddy-Madura 

92km 

昨天到达Cocklebiddy后,下午开始刮暴风雨并卷起大量沙尘。看到这样的场面很兴奋,也庆幸于没有在继续骑车或者野外露营。


5点起床,窗外蒙蒙细雨。感觉状态不佳也没准是心态上对昨天糟糕天气的担忧。越想越感到在那样的热浪中骑车简直荒唐可笑神经病。假如没有逆风,大约4小时骑完也不用7个半小时之久,没准也不觉得那么困难了。


去餐厅吃早饭然后回屋整理东西。现在我们收拾行李的速度都很快,每个人有各自的程序步骤,在住店的情况下差不多30分钟就全部弄好。雨一直下,考虑要不要休息一天呢。91公里的路程如果是昨天一样的逆风,要10小时以上的艰苦骑行。由于面对逆风和侧风,要握紧车把不能调整姿势放松,也更容易造成身体肌肉的疼痛。最后决定还是先出发骑四五十公里看看,如果太挣扎煎熬就找地随时露营。


上路后感觉并不坏。不但风停了还有云,没太阳骑车甚是凉爽。20公里只用了一小时的时间。除了微微小雨和注意雾气中驶过的公路火车,一切都好。30公里左右我们停车休息屁股,通常只是站在车上呆个三五分钟。这时一辆大众旅行车路过停下,友好路人下车给了我俩一人一根香蕉吃。聊天得知他们是澳洲本地人,从西海岸珀斯去东海岸首府堪培拉。路人送水和食物的经历发生了几次,太让人感动暖心。更多经过的汽车也会鸣笛,挥手,飞吻,竖大拇指各种表示友好。空荒的沙漠中不时体会到人情味儿,妙不可言!


一早上还看到了几只活蹦乱跳的袋鼠。越进入纳拉伯深处,袋鼠的体型也越大越壮。同时在天空中还看到了巨大的雄鹰展翅翱翔。不过一路上,大约看到最多的还是路旁死去的袋鼠,数量惊人到每分钟至少一只。公路多少还是充满死亡的味道。


随着时间推移,公里数增加,12点半左右我们到了Madura。最后1公里的位置进入一个很大的下坡。在滑行过程中,右手边慢慢铺展开眼前一亮的俯视远景,就像非洲大草原一般壮丽。太多天只是平直重复毫无变化的线条,这是欢迎我们到来的好风景标志。


拐入Madura公路小屋,然后登记住最经济的房间,接着去大口吃垃圾食品。在餐厅还和一个叫Ofeng的法国朋友相遇,他看到我们骑车进来。Ofeng同样也在单车旅行,同样也是向东方向。昨天同样也经历了艰难炎热的一天,最终太累了就干脆在路边随便找地方野营休息,没有到达这里。这也意味着他昨夜在帐篷中经历了狂风暴雨的洗礼。我们邀请他明早大家一同骑车,6点半集合。其实刚开始上路就想会不会有可能偶遇同向或者反向的骑友。一周后终于捡到了一个法国哥们儿。顺带一提,Ofeng的父母都是从老挝移民过去,所以他长着一张纯粹的亚洲脸,也受家庭熏陶很爱吃米饭。


明天115公里,气温25度看上去不坏,但风也很有可能成为问题。真心希望老天爷可以对我们慈悲为怀!拭目以待明天会有什么新鲜事发生,但愿天黑前顺利到Mundrabilla。


d8 2016/11/18

Madura-Mundrabilla 

118km

差一刻5点起床,约的和Ofeng 6点半见面,但没意识到45分钟的时区变化,不确定具体是哪个时间。先去吃早餐看能否碰面然后一块出发。


点餐过后,Ofeng也到了并坐下来大家一块吃饭。他已整装待发,我和Jason吃完也马上装车出发。


到达下一个公路小屋要91公里。凉爽多云微风的好天气很适合骑车,找到乐此不疲的踏频巡航速度轻轻松松就走了很远。


天气保持的很好,清风拂面,一点点的微热也不影响骑车。12点左右我们找到了一片休息区吃饭,从公路拐到旁边的碎石土路停下,有时候这里会有桌子和长凳提供给小憩的过客。


饭后继续前进。在见过太多太多死亡腐烂的袋鼠和短尾蜥蜴过后,今天发现了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小动物。它看上去刚刚被撞死不久。我蹲下拍了照片,发朋友圈了解到原来是袋熊。长相相当呆萌可爱,悲哀的是以这样的形式第一次见到它。


下午5点半,完成了今天的里程到达Mundrabilla公路小屋。三人均摊房费,然后休息前继续吃这里的汉堡。都快变成纳拉伯公路小屋汉堡之旅了。。。


明天一早出发去一个叫边界村庄(border village)的地方,应该可以露营然后提供一些简单补给,为过后两天穿越Nullarbor做准备。


d9 2016/11/19

Mundrabilla-WA/SA Border Village 

81km

一如既往睡眠香甜。起床快速解决早餐然后打包行李。今天是相对轻松的一天,65公里到Eucla,然后再12公里到边界从西澳进入南澳。也算是旅途中的一个里程碑,期待!


微风的天气,跟昨天相同的风景。南边是沙漠灌木丛林,北边是壮丽的山脊。骑车过程中,你会发现来自南边的微风变得凉爽,云朵也随着变幻,这告诉我们再向海边靠近,即使完全看不到。


最后5公里拐向了北面的山脊,看上去就像一面高墙挡住了去路。最后3公里开始翻山越岭,两公里的上坡难度不小,到顶即是Eucla。


到Eucla公路小屋,跟其他经过的公路小屋比较,这里相当棒。在餐厅吃过中饭,然后去厕所加满水。出发前又到观光的点(lookout point)看了一下。经爬坡后站在这个高处位置,可以俯瞰之前4小时行驶过的公路,还有壮美的南冰洋。在路上8天过后,又一次见到大海,感觉极妙!


随着风速的加强,不顾一切努力骑完最后12公里到达边界。拍照庆祝!再见了大西澳,你好南澳!  到几百米外的公路小屋,我们决定节约花销要了无电露营地。不过就是灌木丛中的平地罢了,跟野营并无实质区别。倒是不远处可以洗澡,洗衣服。露营每人5刀,洗澡2刀。


d10 2016/11/20

WA/SA Border Village-81k Peg 

84km

起床迅速吃过早饭出发,这连续两天的骑行是最本意的穿越纳拉伯平原。艾尔公路从西头Norseman到东头Ceduna这1200公里统称穿越纳拉伯,实质上只是从边界到Nullarbor公路小屋这一段。我们艰难的在侧逆风中龟速行进,这里完全没有一丝植被挡风。天气炙热,但接近海岸可以感受到一阵一阵吹来像空调冷气的凉爽海风。进入南澳,风景大不一样。可能这一段是艾尔公路唯一临海的部分。


晚上露营的地点向南一两公里即是壮丽的悬崖绝壁。我们此时此刻就站在南冰洋的眼前。大海的波涛汹涌的撞向悬崖,击起澎湃的浪花。遗憾于并没有办法呆太久时间,因为这里多到爆炸的疯狂苍蝇。


为何旅行?说白了就是想要身临其境的感受远方。亲眼看那里的风景,亲自呼吸那里的空气,亲身把自己放置到那个地方。没什么理由,没什么道理。


几公里后抵达露营地,安营扎寨于有桌椅遮盖的小棚子旁,同时还有一整圈的矮树丛遮挡海风。平原上昼夜温差极大,白天极热,而晚上又极冷,露营还是尽量吃点热食。进帐篷前,幸运的拍到了漂亮的日落。




更多联系方式

QQ:2502086364

QQ群:207797173

微信:boskeycycle

微博:@BOSKEY不死骑

邮箱:info@boskeycycle.com

FB:www.facebook.com/BoskeyCycle

淘宝:boskey.taobao.com

死骑官方淘宝店

复制下方淘口令,打开淘宝APP查看

¥AAdxAbBM¥

环球重装旅行车Overlander标配

复制下方淘口令,打开淘宝APP查看

¥AAduMIZk¥

boskey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