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骑行见闻(七) | 莽莽俄罗斯

本文内容由不死骑微信公众号自动同步至此。

走私请加微信BOSKEYCYCLE



亚洲骑行见闻(七)

莽莽俄罗斯

关于作者——姜野


2015年4月-6月,姜野完成了东南亚骑行,从那时起他冒出了一个想法——用自行车骑遍亚洲。2016年姜野再次出发,经过蒙古国后进入俄罗斯,之后计划穿过哈萨克后继续骑行吉尔吉斯、乌兹别克、土库曼、伊朗、亚美尼亚、格鲁吉亚、约旦、印度和尼泊尔,预计于2017年春节前后回国。这次姜野选择的是不死骑Wanderer旅行车,长途驮包由沃德赞助。姜野完成此次骑行后将成为不死骑单人单次途径最多亚洲国家的车友。

新浪微博 @姜野为热爱而生



莽莽俄罗斯


从蒙古到俄罗斯,过海关必须要乘车通过,蒙古海关管控相对松一些,让我们推车进入,而俄罗斯一侧则必须乘车前往,安全检查也严格很多,不过好在有蒙古的车把我们拉了过来,整个通关花费了两个多小时。


走出海关,来到了俄罗斯边境小镇恰克图,这里曾经是茶叶之路上的重要驿站,也是比较大的贸易中转站,来到此处的中国商队同俄国茶商做交易,一百多年过去了这里已经物是人非。小镇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全部都是老式木质房屋,沿街有些砖土结构的房子,天空灰蒙蒙的,大街上也不吵不闹。到达这里时已是中午,取钱,吃饭,办理电话卡,一切都进行的井井有条。




下午正式出发,俄罗斯骑行的第一天开始了。公路两侧被高大的松柏所包裹,习惯了之前在蒙古的开阔地形,一下子视野被限制住了,不换了种景致,也换了种体验。公路两侧的地上被松果和松叶铺的满满当当,踩上去柔软极了,像走在弹簧床上。这里坡路很多,每到一处山坡顶端时就能看到满地的硬币,据说这是当地信奉萨满教的布里亚特人为了祈求好运抛下的,就像我们在寺庙里向许愿池抛撒钱币一个道理。



下午在一个山坡上休息,不远处一个老人拼尽全力骑着自行车爬了上来,车后绑着一个大大的编织袋,戴着一副老花镜,银白的头发,还有一只眼睛似乎有些毛病,从装束上看不出他是外国旅行者。没有专业的导航设备全凭几张纸质老地图,地图上被满满地标注着每日行程和公里数,装行李的驼包也是只有一个编织袋,卷起来往车后架一放便是全部。交谈过程中,老人始终保持着笑容,笑的很内敛,这个老人来自日本,这是一个让我们由衷敬佩的旅行者。


告别了老人继续向前骑,松林不见了,熟悉的草原又回来了,没有了森林,大风开始肆虐,整个下午都在顶风前行,甚是困难,肆无忌惮的大风和无休止的上坡彻底将我们的体能消耗殆尽,眼看太阳就要落山了,距离预期的城市还有好远,我们的身上也没有晚饭可吃。高骏的车前胎又开始出现之前的老毛病,好在我发现了刺穿它内胎的罪魁祸首。


我在前面骑着,他已经饿的只剩下一点点力气在后面跟着,这样看来胖一些还是有好处的哈哈哈,最起码还有脂肪可以消耗。突然路边出现一个指示牌,意思是说在公路的左侧五公里远的地方有村庄,有村庄就意味着有人,有人就意味着有超市,有吃的。我赶忙把这个新发现通知了高骏,我依然在前面带路,回头看看他已经是筋疲力竭,路过的一家人告诉我村里的超市快要关门了,闻讯之后我更是加快速度,顾不得身后的高骏,赶紧入买到吃的才是当下该解决的重要课题。



终于到了村口,又一辆车停了下来,把我们领导超市,待我们买足了吃的又将我们领到了他哥哥家,让我们用他家的厨具煮面吃,吃完天已经黑了,这家人又把我们带到了街对面的一个单身汉家里,说可以在他家住,我们并没有进屋子住,而是在院子里搭起了帐篷。这个单身汉名叫叶利钦,只穿了一个内裤,大晚上的也不嫌冷,看到有两个外国人来到家中求援,一时有些不知所措。而我俩就跟进了自己家一样迅速搭起了帐篷,正当帐篷搭好时,从对面的篱笆墙翻过来一个醉汉,是叶利钦的邻居,喝多了爬过来时摔了一跤。看到有两个陌生外国人,醉汉突然兴奋起来,把我们叫进屋子,大家围坐在桌子周围,我们很不情愿,因为很累了,也不想陪他喝酒,第一天到俄罗斯就碰到醉汉,心里不是很放心。好在这个醉汉没有拿出酒来继续喝,而是跟我们一起喝茶,叶利钦做好了晚饭与我们三人一同吃饭。晚饭很简单,一份大米胡萝卜粥。看上去很简陋,吃起来味道还不错。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四个也渐渐熟悉起来,醉汉的名字叫成吉思,对我俩还挺热情,虽然听不懂他说什么,但可以感觉到它并无恶意,慢慢的我也放下心来。



我们四个一直聊到深夜,大家才各自散去,我已经困的不行,钻进帐篷就睡着了,不过没过多久就被几声狼叫惊醒,声音是从不远处山坡上传来的,听的清清楚楚,随后各家各户的狗开始吠叫起来,也许是看家护院的本能。不一会又传来数匹狼的吼叫,听上去应该是狼群。声音越来越近,帐篷周围也开始有响声,像是走路的声音,”不会是狼吧?”我心想。如果是狼我该怎么办呢?大声叫来叶利钦?还是用辣椒喷雾狠狠的喷它?想着想着又又昏睡了过去。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那响声来自谁。



第二天清晨又被一阵脚步声吵醒,听上去是人的走路声,我钻出帐篷,一个穿着连衣裙带着墨镜的中年女子,长相丑陋,一身酒味,看见我就坐下来与我对话,她嗓门很大,我也听不懂她要表达什么,只知道她喝醉了,一大早晨又被酒鬼骚扰真是无奈啊,我一直摇头不想和她纠缠,叶利钦推开门走了出来,朝中年女人说了些什么,中年女人便离开了,终于安静下来了,我长舒一口气,叶利钦说那女人是他的妹妹,喝多了,不理她便是。


我叫起高骏,这时我只想赶紧离开,不想再碰到酒鬼或者其他什么怪人,昨天一夜睡的都不好,整个人很疲惫,发誓不想再在俄罗斯露营了。叶利钦想留我们吃过早饭再离开,我不想麻烦他拒绝了,临走时我们留给他300元卢布,希望他可以换些烟来抽,也算是对他收留的感谢。离开前叶利钦带我参拜了家里的佛像,保佑我们一路平安,他还在地上为我们画路线图,告诉我们该怎么走,他虽然外表粗糙,却是一个内心细腻善良的人。临走时叶利钦叮嘱我到了乌兰乌德给他打个电话报个平安,我也并没有辜负他的一片好心,到达乌兰乌德时给他打去了电话。



离开小村庄向北骑,一路下坡较多,骑起来很舒服,上午也没有风,吸取前一天的教训从此包里都装着一些食物,这一天的目标是几十公里外的城市,不出意外中午便可抵达。在快到达目的地时路上碰到三位白发苍苍的老年骑行队伍,最大的77岁,身体真好,看到我们不停的笑,在俄罗斯才两天就碰到两波骑友,真是没想到,这也使得我们对俄罗斯更加充满期待。早早的来到目的地只是为了好好睡上一觉,前一夜实在是睡不舒服。




在这个城市休整好再赶路,就显得轻松多了,上午在路边服务区休息时偶遇同方向骑友,是一个韩国的年轻人,名叫June ,22岁,刚刚服完兵役出来旅行,目的地时欧洲。我们相约一起骑到了乌兰乌德。快到达乌兰乌德时,June 的后胎被钉子刺穿了,更换了新胎依旧没了气,June有些着急也有些来气。傍晚安顿好后高骏帮他把漏气的地方给补上了,这才让June 轻松了些。晚上大家一起出去逛了街,吃了晚饭。在乌兰乌德停歇了两天,接下来要向西进发了,朝着贝加尔湖方向。出发的早晨我们跟June分开了,原因是我不想拖对方的后腿,我骑的比较慢,怕时间久了June会着急。送走June后的半个小时,我们也启程了。




由于我的疏忽,离开乌兰乌德时没有取足未来几天用的现金,以为俄罗斯任何城市的银行都可以银联卡取现,可到了色楞金斯克才发现,城市规模很小,就像一个小镇,根本没有可以银联取现的银行。全身上下只剩1190元卢布,旅馆的房费是1200元,老板娘把剩下的10元免去了,随后转身走出去,很快又回来了,拿出300卢布递给我们,叫我们去吃晚饭用,我怎么也没好意思收下,双方推搡了好久,最终老板娘直接走向隔壁的饭馆,为我们点了饭菜。实在是感谢这位善良的俄罗斯大妈。




晚饭和旅馆都解决了,可接下来几天怎么办啊?看样子只有到了伊尔库茨克才能取现了。


次日,我们早早出发,想早点赶到下一个城镇试着取钱。上午平路为主,骑得很快,一路上我滴水未进,中午时公路开始有了起伏,连续上坡后实在是口渴难耐,无奈在路边捡了一个空的矿泉水瓶,还算干净,应该是路过的司机丢下的。




这时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喝水保命要紧。又过了一会,我从地图上看到一条河流向贝加尔湖,我提前准备了一个生命吸管,起到过滤水的作用,于是我打算到河里去喝水。




河边有一家人在吃午饭,三个男人,两个男孩,他们是附近采拾森林野果的居民,我问了对方河水是否可以直接饮用,小男孩点点头。我便走到河边,蹲下来,俯下身子,最后直接跪在地上开始用吸管拼命的吸着,河水凉凉的,就像超市冰箱里拿出来的一样,很解渴,我又大口喝了一阵,这时河对岸走来一对儿夫妇,蹲下来就开始用双手捧起河水就开始喝,这样看来,吸管是多余的,俄罗斯的河水干净到可以直接饮用,好吧,看来我多虑了,我放下吸管,也开始尝试着直接喝水,这么喝河水还是头一次,在中国听起来也许很让人恶心,不过现在已经过去快十天了,我的肚子一直也没有疼痛或是有反常的感觉,实践证明,贝加尔湖附近的河水可以放心直接饮用,这感觉太奇妙了,仿佛穿越到了远古时期,饿了打个野兽,渴了找到水源就开喝。




不知经过了多少个起起伏伏的山路,终于到达了巴布什金。这时在公路上已经可以看到右边不远处的贝加尔湖,由于天气原因天空和湖水都显得灰蒙蒙的,并不是它该有的样子,有些失望,不过这个时候我最关心的是巴布什金可不可以取钱。这是一个很破旧的小镇,看样子又要落空了,心里有些沮丧,此时大风骤起,天空昏暗,开始下起小雨,真是雪上加霜。




取不到钱就无法继续骑行,总不能靠河水解渴,甚至不吃饭啊?天气不好,眼看一场大雨将至,被困在这里就更是绝望了,一切都在催促着我快速做出决定。


最终我决定搭车去200多公里外的伊尔库茨克,因为只有那里可以银联取现。随即我们将车子推到路边的一个路口处,招手拦车。


不一会儿一个摩托车队停了下来,一共三个人,两个男的一个女的,他们从欧洲来,看到同为旅人的我们有难,便主动伸出援手,拿了面包和鱼罐头还有1000卢布递给我,我断然拒绝了,毕竟大家都是出来旅行的,都不容易,不能拿人家的钱,于是我骗他说这些我们都有,后来他们也就放心的离开了。




在他们三人还未离开时,又停下来一辆陆虎车,车里坐着两个中年男人,一看就是商务人士,简短的交流后决定捎上我们。他们虽然去伊尔库茨克方向,但目的地离伊尔库茨克还有35公里,也就是说下了车我们还要向前走35公里才能到达伊尔库茨克。


上了车不一会儿大雨夹杂着闪电就开始了倾盆而下了,坐上车后心里顿时踏实了不少,车速很快,全然察觉不出山路的起伏坡度,比起骑行舒服太多了!


200多公里的路一眨眼就到了,我们多希望可以一直坐到伊尔库茨克啊,一天没吃饭,也没怎么喝水,简直不想再骑了,何况天色已晚。告别了好心的司机,我们开始找住处,这里是一个很小的交通枢纽,只有两三处饭馆,和一个加油站,外加几户人家。我们想露营在加油站,结果被拒绝了,后来决定在饭馆外面的石阶上坐一晚,等天亮后进发伊尔库茨克。 



我们身着中国队战袍闯进俄罗斯,希望给中国男足的世界杯预选赛之旅带来好运。 

回复【关键词】查看精彩文章

回复【姜野】查看“骑遍亚洲16国的见闻录”

回复【旅行车】查看“为什么长途骑行需要旅行车”

回复【世界】查看“踩出一个世界”

回复【】查看“不死骑2016伦敦裸骑回顾”

回复【美女】查看“单车上的美女”

回复【】查看“如何对付拦路狗”

回复【辽宁】查看“在辽宁哪里摸到不死骑”

回复【山地车】查看“为什么山地车在中国会泛滥”

更多联系方式

QQ:2502086364

QQ群:207797173

微信:boskeycycle

微博:@BOSKEY不死骑

邮箱:info@boskeycycle.com

FB:www.facebook.com/BoskeyCycle

淘宝:boskey.taobao.com

死骑官方淘宝店

复制下方淘口令,打开淘宝APP查看

¥AAHAmVXW¥

环球重装旅行车Overlander高配

复制下方淘口令,打开淘宝APP查看

¥AAHWLejN¥


boskey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