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美公路(三)| 蜿蜒坎坷曲折,绝响山脊的公路之歌

本文内容由不死骑微信公众号自动同步至此。

私请加微信:BOSKEYCYCLE


第4站,从布宜诺斯艾利斯湖到卡雷拉将军湖

 

离开佩里托莫雷诺一路往西,继续金黄的荒野,不知不觉到达梦幻般的蓝色世界,雪山在远处交替,蓝天更蓝,白云飘飞,绵长的布宜诺斯艾利斯湖,一直延续到智利口岸,横跨巴塔哥尼亚。

 

金黄的草原边上,布宜湖畔,一排接一排的白杨树,高高的乞立,如气魄如宏的列兵。

 

洛斯安蒂果斯,阿根廷边境小镇,坐落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湖畔,一排排白杨树下种满樱桃、苹果、杏树、桃树的农场。小镇繁华而宁静,笔直的主干道穿过小镇直达边境。

 

 

落叶纷飞的清晨,来自阿拉斯加的帅哥,小小吉他欢快悠扬的节奏,越过白杨林金黄叶,晶莹剔透的蓝天,飘浮的白云,回到那神往的雪国—阿拉斯加!

 

离开宁静的智利边境小镇小智利(Chile Chico),沿着卡雷拉将军湖绕骑在陡峭的山脊……

蜿蜒坎坷曲折,绝响山脊的公路之歌,才刚刚奏起……

 

靓丽的骑行身影

 

湖中湖,绝美如壁画,雪山环抱,长湖相扣。

 

Laguna Verde湖,位于小智利往西25公里,卡雷拉将军湖环抱。

 

坐上轮渡,从小智利(Chile Chico)穿越卡雷拉将军湖来往于伊瓦涅斯工程师港(Puerto Ingenierolbanez)。

 

布宜诺斯艾利斯湖的延续,卡雷拉将军湖,同一个湖泊,阿根廷一侧叫布宜诺斯艾利斯湖,智利一侧叫卡雷拉将军湖;这片广袤深蓝的湖泊处在巴塔哥尼亚群山环抱的中心,面积达224000公顷,海一般宽阔的湖面时而宁静时而被风掀起涟漪。

 

南美小姑娘,中国的调调,远处高高的雪山,深蓝的湖水……

 

第5站,智利CarreteraAustral7号公路

 

开骑巴塔哥尼亚最壮丽的篇章,前方道路,或许坎坷,或许曲折,或许陡峭,或许泥泞,风雨兼程便随的还有诱惑满满的风景,雪山、冰川、峡谷、川流、湖泊、秋意正浓的丛林……

仿佛是第一个鏖战,逆骑伊瓦涅斯河,盘山而上的弯曲道路与伊瓦涅斯河并驾齐驱,只是道路在此侧,激荡悬崖边;河流在山的彼侧,激流峡谷里……

 

夕阳西下后,雪山照应湖泊,由明到暗的双重世界,美轮美奂……

 

作为第一天爬骑智利巴塔哥尼亚,激情满满,鏖战到夜幕降临,黑夜席卷,没有止境的攀爬,随意在路旁扎营,偶有车辆在路旁呼啸而过……

 

帐篷之外,寒冰世界,枯草戴上冰花,帐布被水蒸气凝结的冰给固化,单车也披上了白色花哨的冰衣。


没想竟一夜没有颤抖,平静的迎来的清晨……

 

慢慢的爬骑到7号公路,阻挡在前方的是高高的雪山—Cello Castillo,厚厚的积雪,山腰是色彩斑斓的南榉林。

 

 

Cello Castillo,骑行南美的第一座高山和雪山。


硬着头皮往上骑,没一会全身热乎,脱去保暖内衣内裤和外套,T袖,简单且通透,不会再有黏糊糊的内热感。

 

一拐,二拐,直到气喘吁吁,外冷内热交替的状态爬到山腰。

 

翻越垭口,两面夹击的山脊道路,曲折,此起彼伏,一片接一片的多彩树林在雪山脚下延绵。

 

清晨,满地金黄的落叶,帐篷在落叶堆里显得尤其另类。

 

静静的享受落叶浸染的清晨时光,炒菜,落叶偷偷掉入锅内,是想成为美食还是想贪图一番美味?

 

不知不觉,南纬45度的跨越,从Cerro Castillo雪山下来,从寒冰世界步入深秋的暖,双手双脚再不用冻得直抖索。

 

风力发电机在山头迎风旋转。

 

CerroMacay玄武岩山脚下的宽阔草原上,小城科海丘依山傍水,辛普森河沿城而流,分流科海丘河在城的另一侧静静流淌。辛普森河谷之上的大片浓郁树林在枯萎的草原上格外醒目。

 

智利7号公路,沿途壮丽的世界:

 

沿流辛普森国家公园的辛普森河

 

马尼瓜莱斯河谷,五彩缤纷的世界,云雾飘洒的清晨。

 

马尼瓜莱斯小镇,牵手而行的情侣。

 

凑过来打招呼的黑白小猫

 

宁静的托雷斯湖畔露营时光

 

托雷斯湖(Laguna de las Torres),依傍托雷斯国家公园(Reserva Nacional lago lasTorres),还有冰川和玄武岩山环抱,隐秘山间,平静如镜

 

没有涟漪的平静湖水,真实与倒影,哪个是真那个是幻?

 

一拐接一拐,爬接爬,平静的内心有一种被凌迟搅碎再拼接而成的虐。

 

小糖一颗接一颗的放入嘴里含化,不仅补充能量更转移高强度的疲惫。

 

早已做好随处扎营而栖的准备,如此,慢慢推行,推不动,歇会,继续推行…

 

冰川涌现,蓝白剔透,盘在山顶,简直沉醉,完全忘却身心的疲惫。

 

露营克乌拉特悬冰川的丛林世界里,溪水潺潺,阴暗调的清晨,炒菜,煮面,最后的粮食…

 

马格达莱纳岛在静静的海面光影交错

 

普尤瓜比,炊烟升起的海峡小港。


普尤瓜比,1935年,4名德国移民受开拓者汉斯·斯特芬经历的鼓舞,在这片偏僻的雨林前沿安家;这片农业殖民地随着奇洛埃纺织技工的到来而壮大,技工们促成了1947年德国建的Fabricade Alfombras的成功,直到今天那里还在编织地毯。

 

帕莱纳弯曲的河水,错落的丛林世界

 

罗赛洛特国家公园,在帕莱纳河的环绕下,让人意醉沉迷、欲罢不能,沿着河流骑行其间,忍不住的停留在停留,那怕是烂路复始,那亦苦而美哉!

 

我在大自然春梦的高潮里呻吟、沉醉、欲罢不能…

 

回复【关键词】查看精彩文章

●回复【非洲】查看“骑行非洲的不死骑”

●回复【朱志文】查看“更多关于朱志文骑行亚非的故事”

●回复【Nico】查看“Nico骑去非洲的一路骑遇记”

●回复【马彪】查看“像嗑药一样上瘾的长途骑行”

●回复【旅行车】查看“为什么长途骑行需要旅行车”

●回复【】查看“如何对抗拦路狗”

●回复【世界】查看“世界各地的不死骑”

●回复【碟刹】查看“为什么旅行车不主推碟刹”

关注“不死骑”,还你一个年轻的梦想

人生各自精彩



更多联系方式

●QQ:2502086364

●QQ群:207797173

●微信:boskeycycle

●微博:@BOSKEY不死骑

●淘宝:boskey.taobao.com

●邮箱:info@boskeycycle.com

●FB:www.facebook.com/BoskeyCycle

boskey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