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差点把雏菊丢在了伊朗!而且还是三次!

本文内容由不死骑微信公众号自动同步至此。


走私请加微信BOSKEYCYCLE

旅行故事


我差点把雏菊丢在了伊朗!而且还是三次!


先说个题外话,其实我们开通“不死骑”遇记这个栏目的本意是想通过不死骑车友们在路上发生的一些小故事向大家展示一个不同的世界,但意想不到的是,这里却成为了一个男性车友们诉苦发泄的平台,有点像当年“万峰老师”主持的深夜畅谈的保健节目。


说实话,我也没有想到男人出去骑车会有这么多比女人还烦恼的问题,但能否保住菊花其实还是要看自己的决心!有兴趣的粉丝也可以回顾下之前两篇关于搞基的“不死骑”遇记


今天的主人公是小池,小池是一位经验丰富的长途骑行者,2010-11年在美国和墨西哥骑行了7000多公里,最近于2014-15年从乌鲁木齐沿着丝绸之路又骑到了土耳其,之后还去了趟战火纷飞的叙利亚,帮助叙利亚的儿童走出战争的阴影。


小池骑在阿富汗

小池在土耳其库尔德地区


小池帮助库尔德难民从国内运送救援物资

From the people of CHINA


每一天都是精彩的回忆,尤其是骑行在像阿富汗、叙利亚这种笼罩着战火阴霾的国家里……


而在今天的“不死骑”遇记中小池却要带给我们几则在伊朗搞基的故事……



伊朗这个国家很神奇:对于没有去过的人来讲可能感觉很封闭、保守;但对于去过的人来讲基本都会有非常美好的回忆,比如会遇到善良淳朴的当地人、感受到悠久的文化历史、看到壮美的风光……


但今天的讲述者小池所带来的故事可能又展现了伊朗更深不可测的另一面……


以下故事由小池提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近乎是逃离伊朗的感觉,入境土耳其之后才感到踏实。在离边境只有1公里的时候感觉很特别。从新疆一路走来,翻山越岭,过雪山,穿沙漠,生理上的挑战都没问题,但是遇到了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人,特别是在伊朗的遭遇让我感到很无奈。


从入境伊朗的第一天在红星月过夜开始,这个国家的男人就不断地跟我讨论女人和性,那种尺度实在过分露骨。在马什哈德的valis Homestay, 老板和住客们炫耀他几十年前的性经历,那些内容对于刚见面不久的住客来说,实在是有些太详细了。还是马什哈德,这里也是穆斯林信众除了麦加之外的第二个圣地,在我和背包客飞雪进入holly shine之前,等向导的时候,那里的保安竟然和我们讨论起了女人的下体,并且在圣地前比划着不堪入目的手势。这都还好,没有直接让我感到不安全,而之后的三次性骚扰就让我对伊朗的期望降到了谷底了。


第一次是在色拉子,在水博物馆附近,一哥们像之前遇到很多的伊朗男人一样跟我聊起了女人,我并没有很在意。可是他话锋一转,说在伊朗找不到女人,要和我发生性关系,当时我以为是开玩笑,便一笑而过,也没搭理了。


第二次是在离阿瓦士以南还有10公里的时候,遇到两个骑摩托车的阿拉伯穿着的男人,当时他们停在路边,我已超过他们,可是其中一个一直叫我,我便停下,其中一个人过来和我聊天,邀请我去他家借宿,当时天色已晚,我并没有拒绝,可是分分钟后,这个男人竟然要求我和他发生性关系,我很吃惊的表示不明白,再次确认他的意图之后我便要离开,可是当我骑上车之后,他竟然追上来硬拽着我的手臂不放,一阵挣扎之后,我回到了路上。后来他们骑摩托超过了我,在路边等我,在他再次企图拦截我的时候,我做出和我保持距离的手势,他便退后了,后来他们尾行了我一段,叫嚣到让我去找警察。当时要不是我穿的是拖鞋,并且天色已晚还没确定晚上落脚的地方,我定和他们斗争到底,从中亚一路走来,除了问路,我根本就不相信这些国家的警察。不过好在后来也没看到他们了。但是这件事,促使了我要尽快离开伊朗的决定,之后也就坐大巴到了Urmia。


在Urmia原本以为找到一个住的地方并不是很难,可是我花了一上午的时间,没有合适的露营地,找到了最便宜的住宿也要25美金。遇到的人也没有很大的帮助。后来在路上,链条竟然断了,在我修链条的时候,一个骑摩托车的人出现了,我并不意外有人要帮助我,因为我相信大多数的人都是出于好奇心。骑摩托车的人叫做阿里,我告诉他我自己可以解决,没有问题,他看着我修好之后,问我有住的地方吗,我说还没找到,他便邀请我去他家,在我修车的过程中,感觉他应该还是值得信赖的,我便接受了。


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情,我做梦都没有想到。虽有感觉他有同性倾向的可能,但是我感觉同性恋普遍是高素质的,我并不会排斥。并且到了他家之后,我看到了他的结婚照,这也让我排除了他是同性恋的可能。而且我感觉相对舒适,因为大多数的伊朗家庭人口都不少,有时需要花费不少的经历进行社交活动,这对骑行的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负担。我的生物钟一般就是日落睡,日出起。


但是,当他打开电视没几分钟之后,他就跳到了成人频道,当时我感到非常震惊,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卫星电视的成人频道,而且是在伊朗!我把这当作哥们之间的乐趣,因为大学时也有男生们一起品鉴日本片的经历。之后,阿里突然伸手碰了我的手枪,虽然有点意外,但是我以为他只是开玩笑。后来,我睡了一觉,醒来之后他还在看成人频道,而且是我根本就看不入眼的男同频道。然后他又突然莫名其妙的碰了我的手枪,这一次我对他表示了不满,为了搞清楚什么情况,他终于承认了他对男人感兴趣,想和我发生关系,在我明确的表示拒绝之后,他也作罢。当时,我因为很好奇他的老婆是什么情况,而且天色已晚,也不好换地方,并且总体上来说他对我是很友好的,我便想忍一晚,第二天就走。


之后,我被他带着到访了十几个人的店铺和家,我像被他捕获的猎物一样向他的朋友们炫耀,从他得意的表情,我感觉到他的意思就是:“看,我带来了个外国人,而且还是中国人。”终于结束了辛苦的社交活动,晚上回到他家,见到了他的老婆,非常意外没想到他的老婆比照片上漂亮多了,并且穿着暴露!这让我不知道怎么说了。他老婆在的时候,他一点也没有表现出同性倾向。我们一起的相处也很正常。我把之前阿卜杜拉先生送给我的香水送给了他们,因为感觉他们对香水是刚性需求。


后来睡觉时,他竟然要和我一起在客厅打地铺,我很谨慎的没有洗澡,没有脱衣裤睡觉,半夜的时候他还是靠近了我一次,我醒过来问他要不要叫他老婆过来一起睡,他便睡到另外一边去了。战战兢兢的醒来之后,简单收拾,我便和阿里告别,路上在一个自行车店被店主邀请留宿,这一次我不可能再接受了,一路向西,路上遇到个土耳其卡车,把我捎到了边境。这个边境极度混乱,要不是被别的卡车司机喊回去,我都不需要盖章就进入土耳其了,排队盖章的时候也遇到无数插队的人。顺利盖章之后,入境土耳其,我悬着的心才踏实下来,原本是打算在伊朗待到12月中旬的,没想到结束的时候如此心酸。现在我在土耳其的另外一位阿里先生家里,他和他的家人让我感觉很舒适。入境土耳其之后海拔开始上升,雪越下越大,已经是海拔2200米左右。在飞雪中,远远的看见有一个房子,原来是阿里先生开的小超市,阿里先生邀请我进去取暖,然后邀请我到他不远的家里吃饭, 那时是下午4点,可是天已经黑了,路上的车都要开灯,可视距离只有100米左右。我知道今晚我是到不了下一个镇了。吃完饭,外面已是一片漆黑,并且白雪覆盖了一切。


阿里带我去他的朋友家做客,喝茶,一开始他的朋友也很吃惊,竟然有一个中国人,但是他们都表现的很尊重,没有像伊朗那样好奇的打量,问的问题也很尊重。


在土库曼斯坦的时候因为被讹诈,我像逃离般的进入伊朗,可是伊朗的经历,让我逃入土耳其。


当然,在伊朗与伊朗人的经历也不全是消极的。 在阿瓦士遇险之后的半个小时,我便遇到了一家非常热心的阿拉伯人。 当时我想直接坐大巴就走了,在找大巴站的时候,问了几个人都沟通不畅,这时我在阿卜杜拉先生的服装店前遇到了他,他说着不太流利的英语,很不解为什么我要到大巴站,了解了我的遭遇之后,便邀请我到他家借宿,当时已经天黑,并且阿瓦士是一座大城市,大巴有20公里远。我接受了他们一家的好意。 他们一家有四个兄弟,每个人都经营着一家服装店,并且都开在一起,每个人都开着崭新的韩国越野车。之后,他们带我到了阿瓦士夜市,很惊奇,阿瓦士是一座非常现代的城市,地理环境感觉像是旧金山,几座大桥连接着城市两岸,城市的建筑和洛杉矶很像,路上欧美跑车,豪车可以经常看到,韩国车在这里是主流。第二天,我被一再挽留,没有成行,下午阿卜杜拉先生带我去买了次日的车票,第三天开车送我到了大巴站,车开了他才离开。在阿瓦士期间,我阿卜杜拉先生的店铺上网,期间我像明星一样的被热情的当地人无数次的要求拍照,签名,两天下来,脸都笑抽了。


小池和一帮伊朗的好兄弟们(非基友)


伊朗的经历,和之前在中亚穆斯林国家的经历,还有从别的旅行者反馈的在别的穆斯林国家的旅行经历,让我想起中国有句成语来形容这里发生的一切显得特别恰当,那就是物极必反。特别是实行伊斯兰法的伊朗,人的本性被极大的压抑,甚至很多时候我感觉是非常变态的。


我在网上看到一直有人在分享在伊朗被当地人邀请到家做客的经历。甚至有人说在伊朗没被邀请就怎样怎样的云云。直到最近,我看到了几个台湾女生在背包客栈分享的在伊朗被性骚扰的糟糕经历和我的自身经历,我觉得任何国家都有好人有坏人,任何绝对的评判都是不负责任的。而我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在不同国家的couchsurfing、warmshower和随机借宿是非常频繁的,总体的经历都是非常好,其中在墨西哥住在偶然认识的朋友家一住就是一个月。在cs蒂华纳,住在gay的家里,也一点问题都没有。唯独伊朗,虽然短短的十多天的时间里,我收到了三十多个邀请,但大多数是要找外国人聊天的,甚至还有要分担房租的。


还是总结一下吧,我对伊朗的总体评价是负面的,对于单身旅行者,不分男女老少一定要注意安全,尽量远离伊朗男人。对于一些自助旅行的小白,我是不建议伊朗的。


小池从乌兹别克斯坦骑行到伊朗。



另外一个小分享,在过去几年的overland旅行里,我基本很少住旅店,不是自己露营就是借宿当地人家,所以我自认为关于借宿还是有一定的经验的。


不是我刻意带有色眼镜,但是请尽量选择富裕一些的家庭。首先,当然是经济的问题。对于贫穷或者条件一般的家庭,虽然他们往往更加热情好客,但是招待客人都是要成本的,而这些成本在一些低收入区域也许就是他们几天的伙食,一般他们的收入都是day by day, 只能解决温饱的。我在阿富汗的昆都市,被当地人领回家,一开始的时候是好吃好喝,让我很意外阿富汗人的生活条件这么好,可是到了第二天的晚餐就只有囊和茶了,最后走的时候想留些钱人家也不要。


还有就是富裕的家庭往往有着丰富的社会资源,这也会为自助旅行者提供许多便利。我在墨西哥的蒂华纳被一户富裕沙发主接待,之后他也安排了他的朋友开车带我去了很多地方,而且还帮我解决了护照盖章的问题。


最后,还是钱的问题。我身上一般没带多少钱,一般就几百人民币,但是随身带的一些器材价值数千美金,很多时候我需要充电和复制到硬盘。在阿富汗的时候,我没忍住,充电复制的时候,那户阿富汗家庭都惊呆了,在伊朗的阿瓦士,虽然是富裕的家庭,但也很吃惊。


最后最后,一个小tip。


在穆斯林世界旅行,一定要自备手纸,在这里的厕所没有“机密文件”,只有一个小水壶,好一点的有一个水管,发挥自己的想象力是怎么用的吧,反正我是没用过。




更多联系方式

QQ:2502086364

QQ群:207797173

微信:boskeycycle

微博:@BOSKEY不死骑

邮箱:info@boskeycycle.com

FB:www.facebook.com/BoskeyCycle

淘宝:boskey.taobao.com

死骑官方淘宝店

复制下方淘口令,打开淘宝APP查看

¥AAdxAbBM¥


环球重装旅行车Overlander顶配

复制下方淘口令,打开淘宝APP查看

¥AAduNhJL¥


boskey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