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只有一次机会,也要去证明自己(下)

本文内容由不死骑微信公众号自动同步至此。

私请加微信:BOSKEYCYCLE


哪怕只有一次,也要去证明自己
哪怕只有一次,也要在最原生态中发现自我
独自一人面对冰冷的石头
只靠自己的双手和大脑
–《荒野求生》

To measure yourself at least once,
To find yourself at least once in the most ancient of human conditions,
Facing the blind, deaf stone alone,
With nothing to help you but your hands and your own head.

— Into the Wild


如同电影《荒野求生》中的场景一

你可以忍受两个月没有手机的生活吗?


我想绝大多数人做不到

但是NICO做到了


两个月没有手机

在非洲的丛林中开始了一次大冒险

让我们来看看这两个月中

NICO到底做了什么



NICO达到非洲也有一段时间了,他先骑过了非洲东海岸的大多数国家,到达南非后开始了非洲西海岸的征途。


就像NICO离开北京发时候告诉不死骑的一样,他要争取走完非洲所有的国家(那时候的非洲还相对太平,现在估计难以实现了)

哪怕只有一次机会,也要去证明自己

(下)


经过两个月艰苦的丛林骑行我学会了维修:因为我的不死骑需要好好的保养一下了。27速只有5个速别能工作、变速也出现了问题、满车都是划痕、脚踏也不好使了,于是从丛林出来后我休整了两天然后就投身于维修工作中了,彻彻底底的把不死骑保养一番,然后不可思议的是我的不死骑又焕然一新了!如果换到10年前,我绝不会想到自己会成为一个技术熟练的维修技师!

然后我也把自己打扮了打扮,不再像黑猩猩了,虽然我相信你们会喜欢我的胡须。我也很高兴认识了新朋友Ernestine,我们住在了喀麦隆最真实的地方。这里是一个贫民窟,道路不比在丛林里好多少,但这里有最简单快乐的喀麦隆生活方式和可爱的人们,同时我也学到了不少东西。

在来到尼日利亚的前两天我被所有人告知:你在尼日利亚将会被抢劫、被绑架、甚至被鸡奸,之后被斩首,再然后你的身体器官将会被剁下来卖到亚洲市场……再夹杂上所有媒体的新闻报道,所以在进入尼日利亚之前我的头脑中一片乌云。尽管如此我还是坚持我的初衷:保持微笑以及希望。而现在我已经基本穿越了这个世界上被认为最恐怖的国家之一,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尼日利亚人太他妈的赞了!不但我没经历过任何恐怖的事情(除了交通状况),而且还能遇到真诚而可爱的尼日利亚人。尼日利亚人的微笑、快乐、正能量、热情是会传染的,而今天我也能告诉你们我是一个更快乐的人,因为我骑着我的不死骑穿越了这个难以置信的国家。我是一个很少能被恐惧感左右的人,但进入尼日利亚之前我却有点胆怯了,而现在来回想我其实是被人类社会惯有的“单一故事”所左右了,什么是“单一故事”?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听下Chimamanda Ngozi Adichie在TED上18分钟的演讲,其实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是会被“单一故事”所左右的人群。

一个单一故事的危险(视频)

Nico在进入尼日利亚之前的非洲大陆骑行轨迹

来给大家看看骑车穿越非洲雨林的代价,其实也可以算是纪念品了。这些照片是我身上的伤口,有被蝎子蛰的,它让我一瘸一拐了两个星期,而到现在为止仍然处于感染的状态中,也还伴有疼痛;之后是各种蚊蝇的叮咬,让我挠到出血;最可怕的是钩虫、蛔虫,进入你的皮下直到他们找到了通往你肠道的路。直到今天我依然携带着他们,伤口也不能愈合,主要是由于热带的气候特征决定的。而且在最后10天的雨林骑行中我从不死骑上摔下来了两次,其中有一次的时速是37公里/小时。瘀伤、感染加上伤痛,让我在休息的时候根本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姿势。骑车有时候会让你感受到田园诗意般的温馨,但有些时候的痛苦也是十分难熬的,虽然这些天有些郁闷,但我还是依旧乐观的。


可能大家已经意识到一个问题:最近我没有发布比较专业的摄影照片了。这主要是因为在丛林中没有地方充电,每周大概只有2-3个小时充电的时间,而且有时候只有一块接线板只能给主要的电池充电。下个月好了一些,每周大概有8-10小时可以充电,比较幸运的时候可以24小时充电。但即便有了这样的时间我也需要给我自己“充电”,所以最近少有专业照片出现。这些照片是穿越宏伟的僧伽河时照的,它位于非洲丛林的心脏地带,主要经过喀麦隆、中非共和国和刚果。

回顾往期精彩文章
(点击图片即可)





boskey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