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东击西 | 马来西亚留学生永不停止连载的骑行(十四)

本文内容由不死骑微信公众号自动同步至此。

私请加微信:BOSKEYCYCLE

六个月前我们征集到了一篇文章,那篇文章的浏览量并不太高,但对我印象很深——一位来自马来西亚的留学生yuu间隔年骑行的故事,而今天yuu真的出发在路上了!以下的文字有yuu的女友陈欣蓓整理而成,每次看到这种文字总会被莫名的戳中痛点,希望你也是……


作者:陈欣蓓

从西岸跨越东岸

出发的那天风很强,天很黑,浪很大。Yuu很快在路上碰到了新的骑行朋友,来自斯里兰卡。结婚后留在日本,一待就是19年。Yuu顺时针骑行,由西往东,而对方是东岸过来的。2013年暑假Yuu在印度待了2个月,这回碰上了斯里兰卡的朋友,他说:果然是令人怀念的满满的印度味儿!

离开射水市,Yuu继续往北骑行,经过新潟县(Niigata)。自从离开了沙发主人一家,他的食欲大开,也有可能是因为天气转凉了,人容易饿。于是,他的每日人民币30元的开销已经自动调涨至人民币50元。球鞋老早就掉了,徒步鞋也因为弄丢了一只没法穿,天气又那么冷,他只有穿上袜子,套上拖鞋继续前进。


2天后他又到了秋天县(Akita),就是秋田犬的那个秋田。Yuu到了日本不止一次嚷嚷要买一只秋田犬,看来他这个决心是绝了!从城市穿越一座城市,到另一座城市,Yuu沿海骑行,他不喜欢,因为路上很多汽车咻咻咻从他旁边经过。7月份他帮我搬家,我们从学校搬到杭州市中心,他也不喜欢这里,骑车出门就是跟着人流鱼贯而行,还有很多的红绿灯。他喜欢无人的道路,或快或慢随心地骑行。


这里是西岸,他睡在港口边,天气很好,他几乎天天都看着太阳落到西边的后山去。所以只要一接近日落的时刻,他就停止骑行,找好搭营的地方,静静等着夕阳西下。我想,他的背影一定和小王子一样,动也不动地直到黄澄澄的光线完全消失,气温一点一点降下来。但是小王子在伤心的时候最喜欢看日落,Yuu看日落的心情怎么样?我不知道——


只记得他说:一直想起歌词“We all live in a yellow submarine,yellow submarine,yellow submarine”(黄色潜水艇-披头士)。


又过了4天,他终于上线了。这几天他去了地图上的小角落,骑在他最喜欢的路上。再过不久,他就没有日落可看,转看日出了,这意味着他终于从西边骑到了东岸。他最喜欢给我发吃的图片,大多是一些小蛋糕、面包、点心和饮料,他喜欢甜食,喜欢咖啡。前段时间他控制预算控制得很紧,现在胃口变大了,多买了几个小点心,心情好了几倍。他说:谁说骑行不能吃下午茶呢?


在日本环岛看到的最后一个日落,落日把他的脸照得红彤彤的。山上雾气很大,要不然在本州岛的北端可以看得见对面的北海道。


这天,他遇到了一个上杂志的重机狂人。这个大叔曾经骑着重机到俄罗斯的南萨哈林斯克(Sakhalinsk),他们边喝咖啡,边愉快地聊起骑行的事迹,这让Yuu想起他骑行福建时遇到的老兵,不停地和他炫耀过去的越战光荣史。Yuu说,大叔的重机是他看过最帅最酷的。我想,正是因为看的东西多了,包容的东西多了,旅行才有开拓眼界的价值吧。


借着大叔请客的咖啡的劲儿,他越骑越快,但是因为都是山路,整整花了一个上午才骑了12公里路。不过,路那么长,急着去哪里呢?
回顾往期连载

(一)每次道别与每次重聚

(二)今晚睡哪里?相依为命的路上生活

(三)青岛打工换宿

(四)青岛:海滨城市暂居地

(五)告别青岛

(六)到达日本

boskey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