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东击西 | 马来西亚留学生永不停止连载的骑行(八)

本文内容由不死骑微信公众号自动同步至此。

走私请加微信:BOSKEYCYCLE

六个月前我们征集到了一篇文章,那篇文章的浏览量并不太高,但对我印象很深——一位来自马来西亚的留学生yuu间隔年骑行的故事,而今天yuu真的出发在路上了!以下的文字有yuu的女友陈欣蓓整理而成,每次看到这种文字总会被莫名的戳中痛点,希望你也是……

作者:陈欣蓓

一个人:独身旅人的对话


顺时针环岛日本,一路依偎在海的怀抱之中,Yuu喜欢大自然,一定非常享受被自然包围的感受。在海洋的衬托下,他的身影非常渺小,但是他未曾停止的脚步又那么的伟大。我经常想起他的无助而掉泪,也因为想起他的毅力而骄傲。


在那些Yuu给自己照的相片里,他那颗光溜的头早已经长出刺刺的短发,长得速度还非常快。Yuu以前提起一些骑行者,他们坚持每天都给自己照一张相,最后把它们组在一起,或者拼成视频,都可以发现明显的变化。去年骑行新疆,Yuu也很积极做这件事,无奈照相机在沙漠公路都偷,护照也掉了,只好沿途返回匆匆结束旅行,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环岛的旅途中,偶尔可以遇到和他一样的骑行者。Yuu在出云神社就碰上了骑车小伙伴,看样子因为语言不通他们仅同行了一段时间又分开。短暂相遇的旅人有千百种,有的频率不一,错过了对方身上美好的事物;有的话语投机,分道扬镳时也只能感叹相见恨晚。这些过客圆润了旅人的生命。


Yuu穿越田野、大海,他走到哪里,他的车就在哪里,他的帐篷也就在哪里。我想起我在杭州骑车的时候,经常和我的死飞车对话:谢谢它带我出门,谢谢它带我回家。Yuu和他的Boskey说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是他们俩现在应该已经熟悉了对方的脾气和习惯,友好地相处。




Yuu去年暑假前看书时读到了一首诗,大学最后一个学期他分享给我,我最近在网上查了一下才知道是一首佚名的诗。“上帝如果爱一个人/就叫他流浪/东跑西奔/溪流/田野/高山/林莽/苍穹下随处可以安身”,这首诗我现在重读起来会流泪,因为我知道,Yuu是上帝宠爱的孩子,他在流浪,在苍穹底下随处安身。



一个新的国度,新的环境,一切平常事都成了Yuu眼中的新鲜事。他就像是原野中张开耳朵的鹿,时时打开听觉聆听这个世界。不断路过咖啡厅,不断看见自动贩卖机,不断经过一个又一个的加油站,Yuu在路上看起来一点也不无聊。他告诉我,自从小伙伴Chean和他分开以后,他的日记本就越写越长,有更多想说的话无处告诉,都会记录在本子里,成为自己和自己的对话。


两年前Yuu在印度旅行的时候一个人登山,狭小的山路只容得下一个人前进,侧身往下看就是万丈深渊。这条路上不时能看到石碑,上面刻着死去的人的名字,就像为登珠峰而离世的勇士的纪念碑。Yuu想象着自己就这样无人所知的往下掉,他就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这样想着也没有太多的情绪,Yuu只是找到路旁一颗大石头,他在上面刻下自己的名字和出生年份。然后义无反顾地往前走。



这就是我认识的Yuu。一直是那么年轻而干净地往前走。

回顾往期连载

(一)每次道别与每次重聚

(二)今晚睡哪里?相依为命的路上生活

(三)青岛打工换宿

(四)青岛:海滨城市暂居地

(五)告别青岛

(六)到达日本

(七)开始骑行日本

联系作者


boskey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