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喜 | 那些年追过我的狗

本文最初发表于2016年1月12日,

一直都觉得二喜是一个特别会讲故事的人,就算没有图片也能从他简单幽默的描述中看到当时的情景,本文是一篇正经的干货贴,请忍着笑看完它。

转载自:骑车出发

自打开始骑车旅行后,就开始和形形色色的从家里追出来的狗打交道

2002年

第一次厉害的接触是这年从北京骑车去五台山的路上。快从河北进入山西境内快日落的时侯,在一个长下坡时,一条狗从左路窜出斜岔将至。我正爽于下坡40多km/h的速度中,打算加速晃过。哪知那狗一跃到我的轮子前,砰!我一下从车上飞了出去,肩膀着地,摔在车前面两三米的地上。起来后摸摸鼻子—在流血,摸摸耳朵—在流血,摸摸嘴—在流血,凡是手碰到的地方都在流血。我心想,七窍出血我要死了。然后再看看,原来是手破了。赶紧止血……

你问那狗怎么样了?是的,一般说完这故事大家都不关心我,都在关心狗。那狗被我撞到的时侯也有呜的一声叫,后来跑到他家房子下面蜷着腿待着去了。狗主人这时也出来了,还好大妈并没有打算让我赔狗,只是觉得狗可能活不成了觉得可惜。

还好我还活的成,后来就是我左胳膊抬不起来骑了一天车,再后来回北京后去协和医院检查,锁骨骨折。一个星期后,缠着绷带跑了北京马拉松十公里;两个星期后,跑了一个什么跑8.4公里;三个星期后又去爬香山,第一次翻香山围墙,溜达到苹果园……这都是在胳膊不健全情况下干的,后来再也没跑过这么远的步。

关于此遭,更多细节详见:http://blog.zhaixudong.com/archives/1344

2006年

骑车去西藏的路上遇到的狗那就多了,路边的狗没事就追出来。大部分都带着叫声出来的不算危险,比较危险的是那些不叫的。白天还好,要是夜骑的话,经过村庄时如果有一条狗叫着追出来,全村的狗可能都得追出来。只要有狗追,远的赶紧跑,跑出它认为地它的势力范围就好。要是追出来的狗比较近就不要跑了,狗的瞬间速度比我骑车要快,这我可真是领教过的了,上坡时就更别跑了。停下车来,僵持一下,把主人喊来就好了。有势力范围的狗都是有主人的,流落街头的狗才没有人势可仗。一路上到西藏,再从西藏下来还是总结了一些遇狗经验的。

那日,从丽江去泸沽湖的路上,树底村的金沙江峡谷过后,一个长的弹石路上坡。我拿车变速器手拨坏,大一点的坡基本没发骑,常须推着走。来到一户房前,打算休息一会,房前有两条狗一直朝我叫。我寻思,反正拴着你们呢,我就在这停。然后,把包里大白兔奶糖拿出来。闲得dan疼,还掰了半块糖给其中一条狗扔了过去。

很多狗都挺喜欢吃奶糖的,扔过去一定就去傻嘻嘻的去吃了。哪知这条狗跟本不理会,一直蹦啊跳呀朝我叫。然后……,然后,我艹,这狗是栓在一跟矮柱子上的,它蹦啊跳呀的就脱栓了,我艹。我赶紧推车就跑,那狗追的急,我只好停下,用车挡在我跟狗之间。狗转,我推着车也转。这狗是我头一次看到超我露出后槽牙的,表情极凶。我拿起我提前准备的栓好石头的绳子,听说甩起来能把狗吓跑,但我一直没试过。这次一试,哇!石头飞走了…… what the f**k!

我这时多么想念我那路上丢了的金箍棒似的伸缩铁棍子啊,现在被狗缠的紧,打算从包里翻出刀了,脑中设想敢不敢下手的场面。跟狗僵持打转这期间,路上遇尔过汽车,10分多钟过了两辆,经过我们时,慢了一点然后就加速走了,也不来帮帮我。然后我就看到另一条栓在两个电线杆间绳子上的狗,一边的绳子已经落下,它马上也要脱栓了!

这时第三辆汽车经过,车速度慢下来,车上有人不知用什么东西引了那狗,那狗就追汽车去了。我抓好机会,撒腿就跑,马上骑上车,多大的坡我也骑的动。离那屋子渐渐远去,见那第二条狗也脱了缰绳,两狗朝我跑了几步就回去了。我终于脱险了。


后来天还没黑,早早我就找地方住了。住到了一个带着两个孩子、丈夫去城里打工的女人家里……那跟主题无关,按下不表。

在这事之后,我就再也不怕那些叫着不露后槽牙的普通狗了。要是不理我的狗,我还过去招它们一下,逗逗它们挺有意思。关键是,只要是有狗在,无论是否对我有威胁,我一定跟它对视着走。如果离我很近朝我叫不停,我或主动出击,把它吓远了我再前进,它过来我再吓它。2012年在东南亚时,泰国和老挝的狗都挺猛的。人心善了不打狗,狗就不怕人,这事不应该!

2013年

伊斯兰国家的人一般都不喜欢狗,狗经常被抛弃路边,流浪狗也常被人打得不行,狗基本都躲着人走。

在约旦,从死海的负海拔往1800米海拔上大坡的时侯,那地方出现了不知谁家养的一群狗。至少得有十几条吧,就记得路两边、旁边山坡上、崖壁山腰上满哪都是狗。当时我们四个人骑车比较分散,前面两个早就没影了,我和朱志文打算穿过狗阵。我推着车慢慢通过,四周围绕的一群狗与我对视。一步,没事。两步,没事。三步、四步……一条狗突然叫了起来,引得所有狗都叫了,有的就开始准备往我身上扑。狗多,我用自行车挡也挡不过来,把车撂倒飞身退出狗群。还好,没多会儿,狗主人就出来把狗叫开了。

二喜被群狗围攻,朱志文摄

主人过来解围,朱志文摄

2016年

到北美以来,觉得人们对狗的管束都比较严训练的也好,白人用来看家的那大狗自由发挥时很凶猛,但都比较听话(南非白人家的狗也是这样)。看到过白人家里用那种距离感应器控制狗,狗一跑出设定范围就会被电击,大声叫也会被电击。在北美的道路和大部分公园中严格限制狗必须栓着,而且经常有“狗不准到湖边的沙滩上”的类似指示。进了美国以后看到过很多次狗公园,就是可以把狗放在里面随意玩耍的公园。骑车路上看到当地人的家中狗,不是被栓在房子旁,就是在院子的围栏中。只要我不接近别人的房子,基本没事。就是有时停下来蹭网时,有狗叫啊叫不停比较烦人。

这几天经过都是林区。今天临近天黑时,从大路出来进入小路,翻小山,奔着地图上指示的蹭网的快餐店而来。

突然,一条棕黑色、中等身材、长得像狗的那种狗叫着从他家草坪跃到路上。这速度肯定能追上我,我立即停下用我的遇狗技巧来应付。这狗非常凶,动作也快,我用挡自行车这招跟本挡不住它,它马上就能绕过来,而且头频繁前探打算咬我。我迅速脚踢,它躲的也快。我赶紧把车倒地,大声对它吼。踢不到,我就用手打,打它鼻子上方。

 


这样围着倒地的自行车转了三四圈,我的拳头也重重的打到那狗两三下,狗主人出来了骂着把狗叫了回去,那狗倒是真听话。狗主人,跟我倒歉,再三问我有没有事。算了,我没事,“I’m okay.  Thank you.  No problem.  Good Dog.” 这时后面来了汽车停在了我倒地的自行车后面,时间也不早了,我还要去蹭网呢,把自行车扶起来就走了。

走了一段先喘会气,半天才缓过劲来。

后来我想……我是不是应该,当时就躺地下讹死他们啊…………

写于 Lords Valley 附近Highway旁的麦当劳中

2016.01.08

boskey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