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骑行见闻(二十一)| 我伊朗收到了一份男子的“爱意”

本文内容由不死骑微信公众号自动同步至此。

走私请加微信BOSKEYCYCLE

亚洲骑行见闻(二十一)


关于作者——姜野


2015年4月-6月,姜野完成了东南亚骑行,从那时起他冒出了一个想法——用自行车骑遍亚洲。2016年姜野再次出发,经过蒙古国后进入俄罗斯,之后计划穿过哈萨克后继续骑行吉尔吉斯、乌兹别克、土库曼、伊朗、亚美尼亚、格鲁吉亚、约旦、印度和尼泊尔,预计于2017年春节前后回国。这次姜野选择的是不死骑Wanderer旅行车,长途驮包由沃德赞助。姜野完成此次骑行后将成为不死骑单人单次途径最多亚洲国家的车友。


新浪微博 @姜野为热爱而生





热情过火的伊朗人民


离开马什哈德,我将向伊朗内陆前进。



西行的公路依旧平整开阔,市郊显得有些破烂。也就是在马什哈德市郊,我第一次被路过的车辆拦下来合影留念。这是一家自行车爱好者,他们要前往不远处骑车游玩,小小的轿车上挂着四辆自行车,人手一台,看得出来一家子都是自行车运动的狂热爱好者。合完影便驾车西去,把我远远的甩在后头。



路旁有很多举着牌子兜售玉米和水果的商贩,我在路边一家馕饼店买了一张馕饼,刚出火坑,还热乎着,很好吃,松软中散发着麦子的香气。老板和儿子对我有些好奇,逢人便说我是从中国骑车来的。一个路过买馕的大叔从车里拿出一盒吃的送给我,临走时,老板为我重新灌满了饮用水。



来到伊朗没几天我就已经体会到伊朗人的热情好客,对伊朗人的初印象还不错,但前方路途遥远,我丝毫不敢松懈大意,忘乎所以。



下午两点多的时候,我早已走出马什哈德的管辖范围,路边楼房重新被农田村庄所取代。我有节奏的快速蹬踏脚踏,视线前方路边停着两辆老旧的农用皮卡车,车上拉的全是甜瓜,地上也摆放了许多。三个卖瓜的年轻人把我叫住,邀请我尝尝他们的瓜,因为此前有过类似经历,所以我也没有客气,正好骑得也口渴了,索性坐下来跟三个年轻人一起吃瓜聊天。



三个年轻人兴致勃勃的与我谈天说地,他们不会英语,我也不会波斯语,大家只能靠肢体语言和丰富的想象力来交流沟通。



这期间,不停的有路过的车辆停下来买瓜,而且很多路人都会与我打招呼甚至合影。所以我在吃瓜的时候要随时放下手中的瓜来与路人拍照,甚至有一个路过的卡车司机从车下的食物储备箱中拿出三个罐头送给我。



不一会儿来了一辆轿车,车里走下来三个年轻人,是这三个卖瓜年轻人的朋友和兄弟,大家互相握手问候,有一个年轻人把我叫到车里坐着,他用手机翻译软件跟我说了许多关于他和他家乡的事,并随手摘下手上的戒指送给我。我第一次被人送戒指,而且还是一个大男人,我不肯收下,我认为这对他而言也许意义重大,不过他硬要塞给我,最终我只好尴尬的收下这份沉甸甸的”爱意”。



他的哥哥看到大家都有送给我礼物,于是他四下寻找,终于在皮卡车里找出一把生锈的镰刀,手里握着这把生锈的镰刀并向我展示这把刀的使用方法及功能,他做出收割麦子的动作,娴熟,自信。挥舞结束后就要送给我,送这种礼物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我没办法带它上飞机。”我对他说。
“没关系!他们不让你上飞机,你给我打电话!”他毫不犹豫并且很认真地回答我。

我听到这种回答后脸上不知道该做出何种表情,只有尴尬的笑着点头收下。随后他把镰刀别在我的车后方顶包上,心满意足的冲我笑了笑,似乎心里可以平衡了许多。



我在这个摊位足足停歇了快两个小时,眼看太阳一点点西下,我不得不继续赶路了,告别了友好热情的兄弟几人,我驮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镰刀继续上路。





完美的住宿点


此时已是下午四点多,我要开始寻找晚上的栖身之所,路边有一个服务区。我推着车子走过去,坐在一家餐馆里,由于价格不低我只要了一个馕和一串烤肉,另外把白天路人送我的食物拿出来一起吃了。





餐馆里有一个人,他主动凑上来跟我聊天,然后又去看我的车,发现我的车把上有一面伊朗国旗,于是叫我给他和国旗拍照。他摆出亲吻国旗的动作,弯腰亲吻不足以体现热血青年的爱国之情,索性把国旗摘了下来,亲吻个够。




这还不罢休,他又来到自己的车子旁,车门处印着一个人的头像,经过他的介绍,我知道那个人名叫”伊玛目.侯赛因”。他是伊斯兰教什叶派第三代伊玛目。阿里和法蒂玛的次子,战死于卡尔巴拉,他的殉难成为什叶派真正发展的起点,阿术拉节就是为了哀悼侯赛因殉道的重要节日。这下我也彻底弄明白了此前路边那些穿着黑色衬衫向路过的每一个人分发茶水倒底是怎么一回事。



介绍完侯赛因后,他蹲在侯赛因的画像前开始亲吻,抚摸画像。看得出来,对于侯赛因,什叶派穆斯林是极其怀念和尊敬的。



晚上经过餐馆老板的允许我睡在这排房屋的东侧的一间礼拜房里,礼拜房的地上全部由地毯铺垫,很干净宽敞,中间用一道帘子分隔开,前面为男性礼拜区,帘子后方为女性礼拜区。我脱掉鞋子,睡在男性礼拜区,期间不时会有路过的车辆司机进入进行礼拜,我安安静静的躺在一侧,不知不觉地一觉睡到了天亮。



离开马什哈德的两天里,我连续在路边服务区过夜,在伊朗不必担心晚上没有过夜的地方,路边的服务区就是最好的驿站,需要尊重当地的宗教信仰和保持环境卫生,如果能为收留的人做些什么那再好不过了。



更多关于骑行亚洲的故事请后台回复“姜野” 





更多联系方式

QQ:2502086364

QQ群:207797173

微信:boskeycycle

微博:@BOSKEY不死骑

邮箱:info@boskeycycle.com

FB:www.facebook.com/BoskeyCycle

淘宝:boskey.taobao.com

boskey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