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不要紧,痛快才要紧!

2017年开年大戏

冬季的青藏线

2016忙忙碌碌的一年,不死骑工作室的小伙伴们在这个冬天也按耐不住内心的冲动,(虽然我按捺住了【捂脸】)。大多数的骑友会在寒冷的冬天选择温暖的南方作为骑行的目的地。比如东南亚 ,台湾等地。但是不死骑的两位勇士偏偏选择了在严寒的冬季奔赴祖国的大西北。挑战天路冬季的青藏线。

之前文章中描述过冬季的青藏线【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后台回复“青藏”阅读“冬季的青藏线”】每一次阅读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那种令人生畏的寒冷。比夏季更稀薄的空气,更荒芜的可可西里。


五年前第一次征战冬季青藏线的小A。

准备一同挑战冬季青藏线的好基友。王轩和小A。两位都是经验丰富的长途骑行爱好者。

后台回复“小A”给你讲述21世纪初香港(自行)车神的传说。

微信公众号回复“王轩”阅读一个吃货环中国的心路历程。【你见过骑长途带30斤零食的吃货吗?主页君见过】

启程之前

为什么会在冬季选择青藏线?
王轩:正好有假期,正好想去拉萨,正好有人一起骑。小A:冬天再骑青藏线?就想第一次一样,仍然是兴之所至的一次。最大的原因或许是公司只有春节前后才能抽身。这一次更加紧张,上次骑行有好几回差点因为缺水、缺粮、太冷,死在荒芜的可可西里,如今一到春天,手指关指痒痒作痛的涷伤都会提醒我,当时没死只是走了狗屎运,一定要对这个地方常怀敬畏之心。

路上最大的期待是什么?

最大的担心又是什么?

王轩:

期待在唐古拉山口装逼,羊八井泡温泉,拉萨晒太阳。

也担心自己饿死。

主页君内心OS“带三十斤零食还能担心饿死也是一种境界.”

小A:

期待跟久违的朋友见面,路上受过太多别人无私的帮助。当时我连国内的电话卡都没办好,到了拉萨都没法跟他们报平安,内心一直充满歉疚。好想再见他们一面,拥抱他们,跟他们说,我又来了!

最担心的是逆风,逆风,还是逆风。啊,对!还有便秘…..

出发之前最想对对方说的话是什么?

小A:

王轩是继邵明、月明之后第一位加入不死骑的成员,我们团队每个人都爱叫他王总,因为他的简单耿直,平易近人,就总让人想个格格不入的昵称来戏弄他,但同时,也因为他那坚定得近乎偏执的心,顽固得有点惹人厌的脾气,你能感觉到他内心某个地方住了一头无比的骄傲而霸气的猛兽。这几年王轩是我们当中最坚持每年都出去骑车旅行的人,所以……王总,我都夸你夸成这个样子了,破风的事你就当仁不让了吧。

王轩:

不要偷吃我的零食。

为什么离家远行

一方面既觉得有无数的理由要这样做,同时又觉得能令自己接受的理由其实一个也没有。从我高中开始骑车,就自觉”单车旅行”这件事,把整个人生的方向都完全扭转了,在失去城市你所拥有的一切同时,在世界的某个地方找到了安祥宁静的氛围,超然物外。妈妈这辈子跟我说过最多的话似乎就是“很担心你”, 其次就是“觉得把你带到这个世界来却没办法把最好的生活给你,真的对不起” 。而我这辈子至今最深刻的体悟,是在往唐古拉山口的爬坡路上,想起了父母,想起了活着以来种种挫败与失望。在这更接近天空的高原涷土上,由衷的从内心呐喊出来,“我能来到这个世界实在的太幸福了!”这句话默默的在口里念了无数遍。

节录「不去会死」作者大神石田裕辅的一段话:

「为什么大家都这么温柔呢?也可以对我这名路过的旅客不理不睬的啊,可是,他们还是停下脚步,向我伸出援手。而我也不断接受他们的好意,我也伸出自己的手,收下他们给予的善意。为什么这件事会让我难以释怀呢?只有这件事,让我难以释怀。为什么呢?对我伸出援手的人,他们脸上的微笑,和我接受恩惠时的笑脸,是不一样的。我还是无法忽略这件事。我一直承受着别人的亲切,才能一路抵达这里。在最后一刻,我仍旧利用别人的好意,还自以为这趟旅程非常完美。


战车——不死骑休旅车shuttler。

──我这个人,是不是有些地方太得意忘形呢?

不能将『现在我能身在这里』这件事视作理所当然。要明白,一切都是偶然、侥幸,和许多宽厚的心胸支持着自己,我才能在这里旅行。我一定要谨记于心。一路上每个人给予我的支持,和他们眼中的光辉,我要永远留在心里。要是未来的某一刻我又再度动摇,要时时想起他们,回归那份伟大的情操,然后,接着,我也要加以回报…」

谢谢您们。还有妈妈,我现在活得好好,不用担心。

主页君会在温暖的室内给你们直播他们的青藏线旅途。你想看什么样的照片主页君都可以替你们挖掘。比如封面图的那种哦,留言有效。

boskey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