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A | 不是所有的长途旅行者都是为了梦想才出发

小七离开不死骑已经快一年了,回想小七还在的时候还是很多欢乐的,所以今天我们来回忆几篇小七当年关于不死骑团队的文章,希望大家喜欢!

楔子

远视是平行光线进入眼内后在视网膜之后形成焦点,外界物体在视网膜不能形成清晰的影象。能够清楚看见远方的物体,但无法看见近在眼前的物体。

小A

  • 09年小轮车第一次环台湾
  • 11年公路车第二次环台湾
  • 11-12年山地车青海骑行至伦敦
  • 13年第一次骑不死骑环澳大利亚

为什么出发

“说实话,最开始骑行的目的不是为了什么理想、梦想,也不是为了环游世界,虽然路上的风光人事真的很棒,但更多的是:我只是渴望转换一个陌生环境,去好好看待原本属于我的一切。

不是说跟家人的关系不好,而是我愈来愈发现,有时侯关系愈亲密,往往愈没把相处的方吋拿捏好。

有些人真会这样,可能跟老伴亲密得同床共枕数十年而始终不知道另一半心里在想什么,那是很可悲的。

我也曾经有这样的毛病。

有二十多年的时间每天同我的父母住在一起,很少出远门。可有一天我发现,当我深夜回想起他们的样子的时候,我真的很难记住或是描述出他们的脸。

我在想,如果有一天他们离我而去,那是不是,我需要靠照片才能会记得他们的样子。”

“可能人在一个地方呆久了,很难跳出去独立思考了。所以我决定,离开香港,出去骑车。

不是为了逃避,也不是为了寻找答案。”


“真正觉得自己改变是从第二次单车旅行开始的。沿途风光的震撼已经有所退却,而各种与人相遇、分别,那份热情激烈的悸动也慢慢化为在血液里流淌的余温,我在路上有更多的时间是在思考原有生活的一切,那是我第一次开始对我身边所有事物有了思念。我认为,那是…过了10年…20年也好…都会觉得人生是从那一天开始有了本质上的改变。

之后每次的离开, 我天天夜夜都会想他们。他们的样子那么那么清晰的印在我的脑海,以前我认为我足够爱他们了,可在分离之后的每一天,我对他们的爱都在一点一点的增加。”



很多东西因为我们对它太熟悉了,所以才会异常陌生。人像是心理上患上了远视眼,近在眼前的总是视而不见。



每天晚上小A都会用facetime打给他远在香港的爸妈。我问小A,你爸妈似乎很支持你现在做的事情呀!

小A笑笑说“说来也怪,其实他们之前是反对的。可现在他们却觉得这是一件骄傲的事情。或许他们也是“远视眼”。”

熟悉成自然。爱成为理所应当的事情。当有一天,我们离开了,开始思念,才逐渐一点一点的发现,被材米油盐掩盖住的爱的气味。

而因为爱,所以才理解与包容。


有什么想对你爸妈说的吗?

“爸妈,谢谢你们带我到这个世界来。”

没了?

“这句话足够了”

小A:一直坚持

曾经因为一篇文章要求小A帮忙写一篇关于他心中单车精神的文章,后来因为选材不好,最终没有完成。但是很长时间,我都有想把他写的这些话给很多人看。

“我看过一则台湾广告,久久难以忘怀。大概就是一群人在马路上骑车做单车竞赛,然后荧幕慢慢亮出一句话:努力不难,前进不难,难就难在…一直努力,一直前进。正好当时我在经历自己的第一次单车环岛…”

“活着是很实在的词语,但诠释却可以很模糊,很空洞。因为每个人都无法为它的完美定义。现代人经常思考活着的问题,大多源于社会的过度发展,挤压了人们日渐枯乏的心。失去方向的我们才会有了寻根究源的意义,追求生命的本质。”

“我就是这种人,呆在城市,没什么不好,但就是觉得若有所失。无论是跟别人在一起或是独处,都会有股莫名的孤独与寂寞感包裹着自己,很失落。知道我开始以单车的方式旅行,一路上的骑行令我突然明白,自己所厌倦的是生活的“一直延伸”,让他所有本该有意义的东西都随时间流逝而变得虚无。让凡人都坠入永劫轮回,无法自拔。”

“然而活着本身就是喜悦,像四季花草一样,径自生长与凋零也好,也应该是幸福的。而作为人,既然已经活着,就必须一直活下去,一直努力,一直前进。这个“一直”就有生活里“被迫存在”变成为了发掘生命更多美好的“坚持”了。”

更多补充

小七走了以后,小A讲述了一段他在澳大利亚与袋鼠间发生的故事,只能用惨绝人寰来形容。

boskey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