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骑行见闻(十六) | 我挚爱的布哈拉

本文内容由不死骑微信公众号自动同步至此。

走私请加微信BOSKEYCYCLE

亚洲骑行见闻(十六)

我挚爱的布哈拉


关于作者——姜野


2015年4月-6月,姜野完成了东南亚骑行,从那时起他冒出了一个想法——用自行车骑遍亚洲。2016年姜野再次出发,经过蒙古国后进入俄罗斯,之后计划穿过哈萨克后继续骑行吉尔吉斯、乌兹别克、土库曼、伊朗、亚美尼亚、格鲁吉亚、约旦、印度和尼泊尔,预计于2017年春节前后回国。这次姜野选择的是不死骑Wanderer旅行车,长途驮包由沃德赞助。姜野完成此次骑行后将成为不死骑单人单次途径最多亚洲国家的车友。


新浪微博 @姜野为热爱而生



我挚爱的布哈拉


在撒马尔罕的西部两百多公里处有一座老城,它如<一千零一夜>中的城镇一般古朴宁静,它保持着千百年来不曾改变的格局,它拥有梦幻一般的名字,它就是布哈拉。


我大清早离开撒马尔罕向布哈拉进发,一路的景色和之前没什么两样,一马平川,棉花遍地,天气依然炙热难耐。


第二天的下午我到达布哈拉,进入城区后的第一感觉很特别,它不同于之前我所到访过的任何一座城市。土坯结构的房屋中树立着一座座圆顶清真寺和宣礼塔,每一座建筑仿佛都在诉说着布哈拉的过往。居民区和商业区以及宗教场所衔接紧密,贴满青蓝色瓷砖的高大圆顶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游人和居民漫步其间……我正置身于一个童话般的城市,我被眼前的景象所吸引,无法用言语表达我对这第一感觉的强烈向往和喜爱,我甚至能够感觉到除了这里很难再寻觅到这样古朴,优雅,完整的老城。爱上这座城只需要这一瞬间。

 


我被一个当地人带回家,他的房子深藏在布哈拉老城中幽深的巷子里,他告诉我这座房子拥有三百年历史,我认为这点很可信,在这样的城市里,三百年历史的房子应该随处可见,五百年也不稀奇。他是货币兑换的小贩,为我兑换了50美金,并为我沏茶。我在他的家里稍坐片刻按照他的指引我找到了一个便宜的旅馆。这间旅馆在老城的西侧,距离市中心不远,徒步到达只需要五分钟。只是空间有些狭窄,而且除我之外再无其他住客,这倒也好,我喜欢自己一个人独处,可以安静的休息两天。



布哈拉有2500多年历史,是中亚最古老的城市之一。布哈拉是古丝绸之路重镇之一,曾在东西方贸易、文化交往中发挥了重要的桥梁作用,至今保留着许多集市贸易场所遗址,同时也是当时著名的伊斯兰教学术重镇。



在布哈拉城内,保存了许多中世纪时期优秀的建筑。无论从景观造型,或是内部陈设和装饰都保留着古风古貌。布哈拉是中亚地区最完美无缺的中世纪城市典范。我今天能够站在这些古朴的建筑群中实在应该感谢当年投降于成吉思汗的布哈拉人。



成吉思汗率领蒙古大军西征,讨伐花喇子模,在攻克了花喇子模诸多城池后,释放了很多当地的平民逃往布哈拉,逃亡者不仅充斥该城,而且大大地加剧了城内的恐惧氛围。这种策略使布哈拉的突厥守军感到恐慌。有两万名士兵赶在蒙古主力军队到达前就已经四处逃散。最终布哈拉的平民投降了,并且打开了城门。



蒙古人征服过数以千计的城市,然而成吉思汗屈尊进入的城市,历史上仅仅提到布哈拉这一座。1220年3月的某一天,这位蒙古征服者带领骑兵进入到新征服的布哈拉城中心。尽管布哈拉城非首都,也非主要的商业城市,但在整个伊斯兰世界,它占据了崇高的情感地位,被视为“高贵布哈拉”。因具有“为所有伊斯兰教徒带来荣耀与欢愉”的称号而知名于世,该城成为伊斯兰教的圣地。成吉思汗非常清楚进入布哈拉具有重要的宣示意义,因此他耀武扬威地骑马穿过城门,经过一片遍布着木房与小贩货摊的拥挤区域,来到位于城市中心的巨大砖石建筑群之中。 



据目击者称,成吉思汗抵达布哈拉城中心时,骑马来到大清真寺,并问及这座城内的最大建筑是不是苏丹的官邸。当被告之那是真主的居所而非苏丹的官邸时,他什么也没有说。对蒙古人来说,唯一的上帝就是“长生天”,她延伸四方,无边无际。



成吉思汗下马,步行进入大清真寺,只有这样一些为他所知的建筑,他才曾进去过。一进入,他便命令学者和神职人员给他喂马,把他们从险境中解救出来并由他保护,他要将几乎所有的宗教人员都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接着,他把城内两百八十名最富有的人召集到清真寺来。在清真寺聚集的人群前,他来到讲道坛,然后转身面对布哈拉的精英。通过翻译人员,他严厉地训斥了算端和精英们的过失和罪行。他不是把失败归咎于平民大众,而是相反,“这是你们的重要人物犯下了这些罪行,如果你们没有犯下这些罪行,上帝就不会像我一样惩罚你们。” 



由于布哈拉人的明智之选,避免了遭到蒙古大军屠城的惨剧。而城内的大部分建筑也都得以幸免,一直保留至今。



在大清真寺旁边耸立着一座高大的宣礼塔,名为卡杨宣礼塔,该塔是布哈拉城内最高的建筑。相传成吉思汗来到塔前,一阵风将他的帽子吹落在地,他随即俯下身去拾捡帽子,起身对身后的将士们开玩笑说:连我都要在这座塔前弯下腰来鞠躬。随后命令保留此塔。



宣礼塔下面的广场西侧是卡杨清真寺,它与撒马尔罕的比比哈努姆清真寺具有同样规模。用蓝砖建砌,十分精美。清真寺内有很多个空间提供给人们做礼拜使用。在清真寺对面为”米里-阿拉布”神学院,内有教室和许多小室,主要用于伊斯兰僧侣研习之用。



当时,该座神学院是中亚地区唯一的伊斯兰教神学院,来自中亚各地的伊斯兰教徒都到这里来进行伊斯兰教学术研究。自建成之日起,该神学院就一直从事伊斯兰教学术活动,在苏联时期也未停止过,沿袭至今。内部不对游客开放,所以我也只能在大门入口处透过砖瓦缝隙向内张望。黄昏时分,神学院里的老者坐在大门前的石阶上,一个人静静地乘着凉,注视着过往游人,注视着这座老城。千百年来不知经历过多少位这样的老者,在神学院与清真寺间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



布哈拉的市中心有许多首饰和工艺品摊位,摊主大多是中年妇女,他们衣着鲜艳,包着头巾,很多人镶有满口金牙,笑起来时会把你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这里有各式各样的金银首饰,还有五颜六色的宝石。我挑选了一款简约的耳环以七美金的价格购入。除了金银首饰外,最吸引人的是工艺品摊,琳琅满目什么都有。布哈拉人擅长手工艺制作,布哈拉的古地毯是古董地毯中的精品。还有丝织品也很出名。因为深居沙漠之中,司空见惯的是火红的太阳,所以丝织品中多以红色和亮黄色为主,就像是太阳和沙漠。




布哈拉素有“中亚城市博物馆”之称。据考证,自建城以来,布哈拉的位置没有改变,而在地下20米的纵深范围内,却埋藏着不同时期的大量文物和古迹;地面上则分布着170多座中世纪以来各种风格的伊斯兰建筑。




夕阳西下,太阳的余晖为布哈拉老城那古老的剪影镶上了一道金边,我把布哈拉视为一处难得的世外桃源。我能够感受得到这座城市的过去,是那样的繁盛,辉煌,多彩……我实在太喜欢它了,它满足了我对丝绸之路的一切幻想和憧憬,我甚至发觉我在到达这里后,再难有所收获和惊喜。






更多联系方式

QQ:2502086364

QQ群:207797173

微信:boskeycycle

微博:@BOSKEY不死骑

邮箱:info@boskeycycle.com

FB:www.facebook.com/BoskeyCycle

淘宝:boskey.taobao.com

死骑官方淘宝店

复制下方淘口令,打开淘宝APP查看

¥AAdxAbBM¥



Mechanix超级技师冬季防风保暖手套

复制下方淘口令,打开淘宝APP查看

¥AAduIcWc¥

boskey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