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骑行见闻(四) | 水!水!水!

关于作者——姜野

2015年4月-6月,姜野完成了东南亚骑行,从那时起他冒出了一个想法——用自行车骑遍亚洲。2016年姜野再次出发,经过蒙古国后进入俄罗斯,之后计划穿过哈萨克后继续骑行吉尔吉斯、乌兹别克、土库曼、伊朗、亚美尼亚、格鲁吉亚、约旦、印度和尼泊尔,预计于2017年春节前后回国。这次姜野选择的是不死骑Wanderer旅行车,长途驮包由沃德赞助。姜野完成此次骑行后将成为不死骑单人单次途径最多亚洲国家的车友。

新浪微博 @姜野为热爱而生

水!水!水!

在中国内蒙古边境小城二连浩特停歇了两天后,我们于7月1日跨进了蒙古国,2016年骑行的国际段正式拉开帷幕。

上午睡到自然醒的我们起来后发现宾馆停电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一楼的餐厅也十分冷清,实在不想饿着肚子走出国门,只有耐心等待。不出多久,电力恢复了,餐厅也开始了正常的运行,前来吃早餐的人也渐渐多起来。

早饭一定要吃饱,一天骑车才有劲儿,而且又是去蒙古国,那边的情况一无所知,中途有没有饭吃也拿不准。吃过早饭后,收拾好行囊,沿着前进路一路北上,这条路是一条笔直的大道,直通二连浩特口岸,上午口岸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有等待过境的,也有招揽生意的。有两个当地人看我们骑车去蒙古国,就主动上前跟我们说明了通关情况,现在口岸查的严格,人和自行车不得直接通过,必须通过汽车拉载才能通过,二连浩特有一辆巴士车专门拉载过关的人员,不过要等到下午,我们不想拖延到下午,过关心切,于是通过这两个会说蒙语的当地人找到一辆蒙古国的车辆,才得以通过。与我们一起过关的还有两个以色列小伙,我们四人的行李加上两辆自行车把老旧的吉普车塞得满满当当,我坐在副驾驶,他们三个人和行李挤在后面,姿势实在是难受。

在蒙古国移民局我们四个人遇到了点麻烦,由于都不懂蒙古语,无法直接跟移民局的人沟通,护照被扣留在移民局。还好我认识一个内蒙古留学生在蒙古国,就直接打电话找他翻译,移民局官员大概就是问几个问题:1去蒙古国做什么?2去哪些地方?3去几天?通过朋友的翻译,一一交代清楚,护照也就顺理成章的归还我们了,而那两个以色列小伙子就没这么幸运了,他们没有会蒙语的朋友,我们也不可能替他证明,所以他俩在移民局停留了很久。一个小时后,司机也不耐烦了,决定先送我们俩过去,再回去接以色列小伙。


二连浩特对面的蒙古国城市叫扎门乌德,说是城市,在中国充其量也就算是乡镇级的吧。一条主干道,没几处高楼,很多都是前苏联时期的建筑,周围满是木板房和蒙古包。我们在街对面的快餐店点了四个油炸羊肉包子,买了桶矿泉水,吃过后就匆忙向北骑去。


骑出扎门乌德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情,突然柏油路被沙石路取代,放眼望去,广袤无垠的戈壁滩铺展开来,天上飘着朵朵白云,好似棉花糖,随手便可摘下。这一切对我们都很新鲜,无法掩盖内心的兴奋与好奇,我们只想赶快的投入蒙古高原的怀抱。

推车一段后,终于驶入正轨,平坦的柏油路一眼望不到头,骑行在无边的戈壁上,心情愉悦且自在,路上车也不多,我们走走停停,不停的举起手机拍照,惊叹这里的广阔。就这样大概向前骑了40公里,没有遇到一户人家,无情的太阳烘烤着大地,干燥的气候加上炎热的气温耗尽了我们最后一丝向前的力气。我们的水也快喝尽,中午吃的羊肉包子早已经消化干净。

衣服被汗水打湿,胳膊和脖子上覆盖了一层盐粒。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要在水喝没之前想出解决办法,否则都晚了。于是我们向路过停靠的车辆讨要水和食物。但他们都只有水,而没有吃的。最后我决定搭车回扎门乌德采购过夜的水和食物,高骏一人在路边看车,很快我就和一个蒙古妇女一同上了一辆越野车。在蒙古搭顺风车是一件很常见的事,而且司机都不会跟你索要回报,下车时我给了司机一万蒙图,大概是33元人民币,司机起初摇头拒绝,我还是硬塞给了他。有时做好事应该得到回报,何况现在我也有能力去给予回报。

下了车告别司机,我一头扎进了中午那家快餐店,这次不同之前,我灰头土脸的,匆匆忙忙地伸出双手张开十指朝老板比划,意思是”我要十个羊肉包子!”随后我又指向橱窗里的沙拉,将其全部买下。接着我又去了旁边的超市,买了两桶矿泉水,外加两桶冰镇可口可乐。就这样拎着沉重的水和食物我又找到一辆出租车拼客返回。一路上别提多高兴,终于可以不饿肚子了,终于可以抱着大桶可乐在戈壁里豪饮了。

和我一同拼车的有两位来自中国海拉尔的夫妇,他们在蒙古国赛音山达做生意,与我聊了一路,还告诉我一些蒙古国的基本信息。车子驶出了半个小时,前方公路一侧隐约看到了高骏和我们的车子。司机停下来,车上的人都下来了,跟我们短暂的交流了一番,互相留了电话号码。

这回有吃的了,也有喝的了,不再担心路上补给问题。太阳西斜,该找地方吃喝过夜了,这方圆几十公里都没有城镇,只能露营了。我在公路左侧的小山坡后面找到了一片空地,我们将车推至此处,搭起了帐篷,连忙开吃开喝,痛快极了。人在相应的环境中的需求及其简单,能有一口吃的,能喝上一口水,能睡上安稳觉……相当知足。

当地时间23点,天还未完全黑下来,天空闪烁着几颗明亮的星星,我和高骏坐在地上仰望天空,等待着蒙古高原的满天繁星。果然不出所料,一个小时后,整个天空被密密麻麻的星星填满,可以用肉眼看到由南向北跨越天际的银河,还有流星划破夜空,繁忙的飞机闪动着灯光也为星空增添光彩,真是美妙的大自然,美妙的蒙古利亚。

“高骏!高骏!””听到了吗?有人!”我在帐篷里小声的朝高骏呼喊着,就在不远处有关汽车门的声音,还有几个人在对话,偶尔将车内音乐放大分贝。从动感十足的音乐判断一定是一群年轻人,这么晚了在路边做什么?相信每个在路边露营的人都不想被陌生人打扰,更何况在这异国荒野,我将头探出帐篷,试图在被对方发现之前有所准备,我一时搞不清楚对方有何企图,更不希望他们朝我们这边走来。一旦发现我们会有怎样的结果?他们是好人还是流氓愤青?我要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来应对一切可能发生的意外。

大概一个小时过去了,最后一次车门关闭了,引擎的声音渐行渐远,总算松了口气,也许他们只是路过歇脚而已,只是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了错误的地点。这一夜,我可就惨了。帐篷搭在一个斜坡上,睡袋和帐篷间受重力影响,不停地向下滑。整个帐篷严重变形,我就像一只被渔网困住的鱼,难以挣脱。最后我果断逃离了变形的帐篷,直接露天的睡在外面,睁眼便是满天繁星。我难以入眠,不停地看着天空往来的飞机,在想着某一架从某一处到某一处,就这样一直到次日太阳升起。

清晨的阳光很刺眼,我终于坚持不住,昏睡过去,上午八时起身吃早餐,发现装羊肉包子的塑料袋被蚂蚁大军从下面攻入,看来今天又要面临补给难题了。

继续向北,强劲的西北风不停地吹,上坡路也增多,短短两个小时就折磨得我们痛不欲生。

中午在路边休息,一个骑马的少年从远处赶来,围着我们看了又看,我们好似是他的猎物,我主动与他问好,并恳请他能否给些水喝。他说蒙语我听不懂,他不停的指着远处的蒙古包。我猜他的意思是说要我们去他的家喝。我们推着车小心翼翼的走向远处的蒙古包,少年和他的哥哥骑着马飞奔回家,通知了家人,瞬间从蒙古包里冒出好几个小孩子向我们张望,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我们走近蒙古包,与主人问好后,被邀请进入其中一个蒙古包,家里的孩子给我们倒了两杯奶茶,这是我第一次喝到牧民家的自制奶茶,味道清淡,没有很浓的羊膻味,比想象的好很多。


女主人拿出家里的酸奶酪来招待我们,又将我们的空瓶子灌满了水,在这荒凉的戈壁滩,想必每滴水都来之不易,眼看主人的水都给了我们,真是不好意思。我拿出了便携式打印机,给家里的每个人拍照打印,尤其是孩子们。

起初,大家都躲开镜头,羞涩很多,但看到第一张打印出来的相片后,便纷纷主动要求拍照,家里的小马驹也被牵出来合影,男孩对我的车子比较感兴趣,要求单独来一张,女孩则想与我们合影留念。


炎热的午后戈壁顿时沸腾起来,孩子们拿着刚打印出来的相片,不停地笑着,追逐着。也许是处于感激,孩子们邀请我们骑上那匹小马驹,没有马鞍,只有缰绳,由男孩儿牵着,高骏骑上去悠哉悠哉的转了一圈,看上去还挺舒适的,等我上去,小马就没那么听话了,没走几步就拼命的将我甩下来,也许是因为我体重过大,小马柔弱的脊背承受不住我的压力,每次被甩下来,大家都是一阵欢笑,在这里论骑术我还真的不如几岁的孩子。

无论怎样,今天中午的偶遇满足了我想在蒙古骑马的心愿,哪怕只有那么几秒钟,也算是值得记忆一生的了。

告别了可爱的牧民一家,我们带着满满的水瓶继续赶路,风小了,可太阳更猛烈了,不一会水就又喝光了,汗水像打开了阀门一样不停地往外流,每爬上一个山坡,我都要大口的喝水,整个戈壁犹如巨大的火炉。

沿途没有一棵可以用来乘凉的绿荫,就这样一直被烈日考验。我们一心想要骑有补给的地方,终于在爬上一个大坡后出现了一个加油站,这个加油站与扎门乌德之间有100公里,期间再无这样的补给站。我和高骏放下车子,直接奔着商店的冰柜走去,掀开冰柜,满眼汽水果汁,二话不说先是喝了再付钱。在这样的环境里喝上一瓶冰汽水,那种感觉就像久旱逢甘雨,痛快!

顶风,爬坡,日晒,加上前一晚休息的不好,整个人都透支了。不想再骑了,脑子里只有柔软的床和可口的饭菜。距离离赛音山达还有100公里左右,骑车的话今天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到达,想要到达只能是乘车前往。这时商店外停下一辆卡车,司机缓步走进来,坐下喝水休息,我主动跟他攀谈起来,问他去哪里呀?可不可以带上我们两个啊?由于语言障碍我们一时弄不清楚对方的意图,但司机没有表现出不耐烦和拒绝的表情。


我继续围攻司机,他到哪里我就跟去哪里,又给他递烟,又给他送水,还拿出之前牧民送给我们的酸奶酪来招待司机,我和他一起坐在地上乘凉并用手机给他看照片,听音乐,希望能得到他的认可和同情。”你去赛音山达方向吗?””可以带上我们吗?”我再次问到,”我不去赛音山达,我去扎门乌德。”司机回答道。听到扎门乌德我顿时心凉了,原来司机和我们不同方向,而是反方向的。看来搭车无望了,只好放弃,我来到路边希望能拦下一辆顺风车,此时我们只想赶快到达赛音山达的某个旅馆,躺在床上痛快的睡上一觉。蒙古国公路上的小轿车较多,货车通常都是满载而归,很难有空间放两辆自行车。搭车持续了两个小时,未果,西方的天空被阴云笼罩,前途一切未知。

当地时间21点左右,我和高骏推车向前准备找一户牧民家借宿,疾驰而过的皮卡车停在了前方的高地,车上走下来一群人,爬上路基欣赏落日。我对身后的高骏说:”他们是不是在等我们?”高骏连忙上前查看,不出所料,他们果然是在等我们。走近一看原来是两个中国人和几个蒙古人。他们以为我们是韩国人,正好随车有人会讲韩语,便停下车来等待。

两个中国人其中一个是我的辽宁老乡,姓龚,在乌兰巴托做生意,我们两个坐在他的越野车上,自行车则装在后面的皮卡车里。上了车大家送给我们一些水和一份晚饭。汽车一路狂奔,终于在23点到达赛音山达。龚师傅想给我们直接拉到乌兰巴托,但被我们拒绝了,今天虽然遇到不小的麻烦,但相信休整好还可以继续出发。

我们俩在赛音山达停留了两晚,赛音山达并不大,很简陋,大街上到处都是苏联式的板楼,街道上空空荡荡的,行人很少,显得有些寂寥,落魄。在这戈壁深处建立城市实属不易,这些也都可以理解。

第三天我们继续出发,目的地是前方130公里的达尔汗。出了赛音山达一上午骑的很快,可到了中午,无情的太阳又开始释放它的能量了,晒得我们晕头转向,我的嘴唇早已干裂,手臂也开始脱皮甚至刺痛。饮用水也快没有了,路边的几处人家吸引了我们,这时根本不需要思考直接推车过去,找到一户人家要了点水喝,主人给我们端出奶茶,不过这个时候我更喜欢大口的喝水,已经没有心情享用奶茶了。

主人有两个双胞胎儿子,还有几个邻居也凑过来看热闹,在屋檐下我们躲避着午后炎热的阳光。

小镇的孩子与慧择小马

距离达尔汗还有60公里,不得不继续出发,否则将不能到达。攒足了体力向前骑,前方天空出现一朵厚厚的乌云,遮挡住了阳光,我们钻到乌云的阴影中,好受了很多,我被晒伤的手臂也稍稍缓解了一些。


这一天总算不辜负自己的付出,终于在天黑时到达达尔汗,达尔汗比赛音山达小很多,没几处楼房,大多是低矮的木板房,路边有一家餐馆,过往的货车司机通常在此吃饭歇脚。我们也在这里吃了晚饭,老板娘把ktv包房的沙发腾出来给我们住宿。

在达尔汗停留了两晚,整日呆在包房里,躺在沙发上,只有上厕所才会出去转一圈。旅行很多时候是要面对无尽的孤独。

从达尔汗到下一个城市乔伊尔有90公里,这一路骑的相对轻松,下午便早早到达。这就可以拥有更多的休息时间。在乔伊尔休息的还不错,隔日便继续向北进发。

离乌兰巴托越来越近了,这一天骑了90公里左右,突然身后的高骏朝我大喊,我意识到情况不妙,果然他的前胎瘪了,拿出里面的内胎一看,整个气嘴都开裂了,必须要重新更换一条新的内胎。可是他的内胎与我的气筒匹配不上,即使换上也无法打气。此时天空开始低落雨滴,西北风吹的让人有点凉,又是熟悉的荒野,没有补给。只有两个选择,一时就地露营,可第二天还要面临无法修车的问题,二是搭车去乌兰巴托,把车修好。这时离乌兰巴托只有120公里了,坐车一个多小时就会到达。

我们果断朝路过的车辆挥手,停下来一辆小货车,货车司机是个中年人,头戴白色小帽,脚蹬一双马靴,车内还坐着他的老婆和一对女儿。司机打开货箱,里面全是羊,羊粪拉得到处都是,臭气熏天,看来是没有地方可以放自行车和行李了。倔强的司机还在想办法,看得出他很想帮我们,时间一点点过去,依然没有很好的办法。我们也难为情起来,劝说司机不用管我们,让他先离开。

好不容易才劝走了热心的司机,继续搭车,一辆白色越野车停了下来,车内是个年轻人,懂些英语,答应把我们带到乌兰巴托,这真是令人振奋的消息。在车上,年轻人跟我们谈了很多,他的家境不错,妹妹在北京,家里人还有的在美国,他也去过很多次北京。

所以跟他交流起来并没有隔阂,一路上欢声笑语。抵达乌兰巴托时,道路上的车辆开始增多,路边的木板房,蒙古包也开始密集起来,街上到处都是游荡的人群,无精打采的酒鬼,打扮时髦的年轻男女,垂头丧气的流浪狗……

乌兰巴托建在群山中,南边一条大河流过,高楼很多,交通堵塞严重,空气污染也比较厉害。这里和蒙古国其他城市截然不同,300万的蒙古国人口有150万聚集在首都乌兰巴托,这也直接导致了贫富差距过大,交通拥挤,资源分配不均等一些列社会难题。

下了年轻人的车,提前联系好的朋友新吉勒图开车来接我们,他在乌兰巴托刚开了一家青年旅舍,我们将住在他这里十天左右,好好休整并感受下蒙古国的另一面。

至此我们已经到蒙古国一周多了。一路走来感触最深的便是无尽的戈壁,干燥的气候和无情的骄阳。一路上缺少补给,经常要面临无水可喝,无饭可吃的困境。不过还好这一切我们都慢慢适应并克服了。旅行不会是一帆风顺的,总有很多困难挡在眼前,重要的是我们将如何看待困难,如果只有抱怨,那将是失败的旅行,从中我们也不会收益什么。如果将困难视为旅行中的必然或是成长路上的阶梯,那么旅行将是受用一生的经历。

boskey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