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东击西 | 马来西亚留学生永不停止连载的骑行(九)

本文内容由不死骑微信公众号自动同步至此。

走私请加微信:BOSKEYCYCLE

六个月前我们征集到了一篇文章,那篇文章的浏览量并不太高,但对我印象很深——一位来自马来西亚的留学生yuu间隔年骑行的故事,而今天yuu真的出发在路上了!以下的文字有yuu的女友陈欣蓓整理而成,每次看到这种文字总会被莫名的戳中痛点,希望你也是……

作者:陈欣蓓

沙发客的温暖

我第一次接触沙发客网站(www.couchsurfing.org)是Yuu介绍我的,他说你可以睡在别人家的沙发上,认识一些人。那时是2013年寒假前,期末没有考试,我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就是第一次一个人背包旅行,第一次使用沙发客网站。我睡在了北京沙发主的沙发上,北方的暖气还有北京人的热情温暖了我。


从那时候起不论是我一个人的旅行,或者是和Yuu一起出游,都尽可能选择借宿沙发主的沙发,因为我们深深为与人聊天而着迷。我们因此结识了许多小伙伴,有来自广州的,大连的,现在仍在联系。

Yuu骑行时也用沙发客网站,同时还有Warm Showers(www.warmshowers.org),一个专门给骑行者换宿的网站。这天,在日本Yonago,Yuu第一次入住了沙发主的家里。他是一个在读的大六医学生,名叫Yoo。一个Yoo,一个Yuu,一起睡觉。


Yoo带Yuu去森林解剖野猪,我光听这句话就笑了,旅行真的很奇妙,你无法预知你下一秒认识的朋友,还有你们接下来要做的事。唯有保持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一步一步往前走。对于日本,Yuu貌似有一些想法。

这里的路况没有想象中的好,总是骑行在人行道上,有些路段甚至没有小道,Yuu只能骑行在道路上,有的道路还不是特别平坦,经历不少磕磕碰碰。后头的汽车不鸣笛,不急着超车,只有默默跟在他的Boskey后头,静候时机缓缓地超越他。用Yuu的原话就是“日本人就像日本的食物一样,味道不重,总是清清淡淡的”。

(Lake Shinji穴道湖)

这天风很大,Yuu的心却很安静,因为睡在沙发主的家里,帐篷不会吱吱刮响。一个Yoo,一个Yuu,一起喝着日本Yebisu啤酒,医学生的租房小而满,令我们想起蜡笔小新的漫画里,那些寒窗苦读的日本学生们,总是苦逼的形象,住在苦逼的小房间里,头上系着“加油”的缎带,熬夜读书。但这个Yoo似乎有点不一样,他旅行过很多国家,计划着11月份去巴基斯坦。

我想起第一次去香港,从小看过的电影里,古惑仔打斗的巷子鲜活在我的眼前那种兴奋的感觉。相信Yuu骑行日本,我们一起看过的那些日本漫画场景,一定都一个个还原成真实世界里的真是存在。比如日本人谨慎分类垃圾的文化,就体现在这一个个路边放置着的垃圾分类箱上。

在日本,Yuu还是不断地弄丢东西,弄坏东西,这天手机充电线坏了,又花费了一笔钱。Yuu很懊恼,日本这个国家是不是不欢迎他,一直让他丢三落四。我告诉他,日本是太爱他,所以留下他的东西作纪念去了。

日本的9月份是平均16摄氏度的气温,阴郁的天气引发骑行者的思考:我为什么要上路?即使是平常生活得泰然自若的Yuu也有了多愁善感的一面。他每天的早餐是一片方形吐司,他说“没钱的早餐也可以很精彩”,随后给我发了一张写了他名字的白吐司。我是那么地喜欢这样自娱自乐的Yuu。

迷失自己,找回自己

刚到日本的那会儿,每一天几乎都在下雨,骑行在雨里是Yuu的常态。新买的外套陪他避雨,骑着骑着他突然想和家人出去旅行,也想起了和我一起在大连旅行的时候。关于“一个人旅行”还是“一群家人好友一块旅行”这个话题,我们讨论了不少。曾经我还得出过一个大胆的结论:很多人一块旅行是培养感情,一个人旅行才是旅行。现在我抱持怀疑态度,我没有答案。

对于Yuu也是一样的,面对自由,面对孤独,同时又想象着一种陪伴。我们都一样,在矛盾之中寻找平衡,寻找着生活的支点。

后来有那么一天, Yuu在迪卡侬买的鞋子掉了一只,当晚台风来袭;还有那么一天,他后架上的行李包断了扣子,付了一百多块国际邮费等开朗把东西寄到下一个要去的地方。就这样,在每天面对丢东西,坏东西,坏天气的种种障碍以后,Yuu终于挨到了到日本的第一个晴天。
在这里的每个清晨,Yuu早上4点钟就会起床,把帐篷收好,开始骑行。4点钟的天空应该是漆黑的吧,道路上陆续会出现上学的小朋友,他们看见人就会问好“Konichiwa”,Yuu很轻易被这些小朋友融化了,他也对着小小的身影回应“Konichiwa”,这让他的一天变得美好。

Yuu告诉我,在日本最常见的画面就是房子外狗儿站着或者趴着发呆。看上去是短毛的秋田犬,Yuu喜欢毛发短的狗,还说以后要养一只狗和一只猫,让它们成为朋友,和平共处。第二常见的画面就是父子俩在屋外玩球。

尽管被事物所触动时感触很多想要第一时间分享给我,但是每天都要等到晚饭时间找到便利店才可以上网,又要赶在天黑前寻找晚上落脚的地方,时间太过仓促。Yuu说,在日本骑行没有在中国骑行轻松。在中国,Yuu骑到哪就睡到哪,一个公园,一个快餐店外都可以搭帐篷。但是日本不行,你得小心翼翼,见机行事。之前听一个在东京住了一年的澳洲人说,日本很干净,很有条理,却让人不舒服。在地铁内令人窒息的拘束和拘谨每每都让他想要抓狂。

但是贴心的日本人总是会带着他们的含蓄表达善意。一天,Yuu在超市前休息,超市老板和儿子送了他一些零食,让他一整天都充满感恩。

Yuu喜欢零零总总的小零食,每次逛百元超市他都会揣着小朋友一样兴奋却又被限制的心情选购,不能挑太多,但是可以适当犒赏自己。Yuu每次在路上都会受到别人大大小小的帮助,他都会铭记于心,想办法给他们回馈,比如写一张感谢的明信片回寄。但是这回在日本,每一次收到帮助,每一天就掉一件东西,这使Yuu变得患得患失。


他告诉我,“对于瞻前顾后、患得患失的人来说,自由是不可及的”这就是他现在的状态。他每天面对着孤独,面对着自己,面对着自由。他感觉自己碰不到自由,因为他开始担忧明天是否有一场台风,担忧他的旅费可以让他走到哪里。他正在试图找到原来的状态,找回无所惧怕的他。

但我知道这只是个过程,因为Yuu始终是Yuu,他终会凭借自己的内在找回自己。

回顾往期连载
(一)每次道别与每次重聚
(二)今晚睡哪里?相依为命的路上生活
(三)青岛打工换宿
(四)青岛:海滨城市暂居地
(五)告别青岛
(六)到达日本
(七)开始骑行日本

(八)独身旅人的对话


联系作者

回顾往期精彩文章
(点击图片即可)














boskey

评论功能已关闭。